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世界經濟步入“多事之秋”經濟非均衡增長
2013-10-11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秋季年會即將於當地時間10月11日至13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會議前夕,IMF在新版《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下調了今明兩年的全球經濟增長預期,並警告稱美國如果出現債務違約將“嚴重損害”世界經濟。外界看來,這份報告實際上已為秋季年會定下基調。承接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第八次峰會的焦點議題,本次會議將繼續關注全球經濟的非均衡增長、美聯儲貨幣政策外溢效應、新興市場波動、IMF份額改革等問題。此外,年會正值美國政府關門、美債“技術性違約”概率上升的敏感時期,急劇升溫的財政風險也將是國際組織、各國政策層和經濟學家們重點討論的話題。

  焦點一:全球經濟呈現非均衡增長

  在9月初的G20峰會上,全球經濟日益呈現出的“雙速”複蘇格局為各方所關注。當前,以美國、日本為代表的發達經濟體增長勢頭強勁,歐元區也逐步走出衰退。相比之下,作為全球經濟“引擎”的新興經濟體受內部結構性問題困擾,增長普遍放緩。全球經濟增長動力切換。本周二,IMF在《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不僅將今明兩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從7月時的3.1%和3.8%下調至2.9%和3.6%,也聚焦了全球經濟增長失衡的問題。

  在最新預測中,記者注意到,IMF對發展中國家的調整幅度明顯大於發達經濟體。報告預計,發達國家今明兩年整體增速與7月時持平,分別為1.2%和2.0%。其中,美國經濟今明兩年預計將分別增長1.6%和2.6%,較之前預測值分別下調了0.1個百分點和0.2個百分點。歐元區經濟今年將萎縮0.4%,程度較7月預測時略有減輕;明年將增長1.0%,與之前預測持平。相比之下,發展中國家的狀況則不容樂觀。發展中國家經濟將在今明兩年分別增長4.5%和5.1%,比7月時分別下調了0.5個百分點和0.4個百分點。

  “發達經濟體在逐步增強,而新興市場經濟體的增長卻已放緩。”IMF首席經濟學家奧利維爾·布蘭查德在前言中這樣寫道。報告認為,在兩種趨勢相互作用下,新興經濟體正面臨著經濟減速和金融市場收緊的雙重挑戰。在此背景下,“增長”類話題將持續成為熱點,會議能開出怎樣的“藥方”值得期待。

  焦點二:美債能否避免“技術性違約”?

  當前,美國財政風暴洶湧來襲,不僅讓全球投資者神經緊繃,也讓此問題的關注度高過了美聯儲QE退出,成為秋季年會的主要議題之一。

  由於美國國會未能在9月底之前就新財年預算案達成協議,時隔18年,美國聯邦政府再度關停。更嚴重的是,10月17日的大限將至。屆時,如果國會不能提高16.7萬億美元的法定債務上限,政府可能出現曆史上首次債務違約。離最後期限只有短短一個禮拜的時間,但至今美國民主、共和兩黨仍互不相讓。奧巴馬一再聲稱要先提高債務上限,再考慮就醫保及其他問題與共和黨進行溝通。共和黨方面則堅持主張將提升債務與推遲或廢除醫改法案掛鉤。從目前形勢看,政府持續關停大有與債務上限談判合並之勢,增大了談判的複雜性與艱巨性,美國國債違約風險持續上升。鑒於美元和美債在全球金融體系中的絕對中心地位,外界普遍擔憂,美債違約的破壞性極大,甚至可能引發新一輪全球金融危機。

  對此,IMF已發出警告。總裁拉加德敦促美國國會盡快完成提高債務上限這一項“嚴峻任務”。“面對這次財政挑戰,在預算和債務上限方面的政治不確定性只會帶來壞處。政府關停已經夠糟糕了,但無法提高債務上限的後果會更嚴重,不僅對美國,也會給全球經濟帶來非常嚴重的影響。”她指出。

  本次年會中,各方料將對美方進行密集施壓,敦促該國國會及時提高債務上限。與此同時,針對美聯儲QE放緩的話題也將被涉及。不過,鑒於財政僵局可能會影響到月底聯邦公開市場操作委員會(FOMC)會議決議,使得QE延遲退出的可能性增大,較之財政風險,該問題的緊迫性已大大降低。盡管如此,如何評估QE退出風險,妥善處理好貨幣政策轉向後的一系列問題,仍是本次會議的一個重點,畢竟這與新興市場金融動蕩息息相關。

  焦點三:IMF改革能否順利推進?

  IMF的份額和治理改革也是一項廣為關注的議題。全球金融危機後,在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國家的大力推動下,國際金融架構改革已取得了不小進展。在IMF框架內,包括份額和治理結構改革、監督職能改革和貸款機制及附加條件改革都初顯成效。然而,由於發達經濟體與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等兩大陣營在經濟發展水平、社會成熟度上都存在著巨大差距,力量並不均衡,這就決定了在議程設定、規範傳播方面,發達國家具有先天優勢,很多改革較難推進,份額改革就是一個典型例子。

  根據改革方案,IMF的總份額將翻番,從約2384億美元提高到約4768億美元,相應地,成員國的份額比重也有所調整,約6%的份額將向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轉移。盡管該方案得到了IMF董事會和G20層面的支持,但由於美國國會至今未批准IMF第14次份額改革的國內立法程序,改革陷於停滯。

  按照既定時間表,IMF將在明年1月完成第15次份額總檢查,並啟動新一輪份額改革的討論。與此同時,IMF還將產生一個更具代表性、全部由選舉產生的執董會,歐洲國家將讓出兩個席位,以提高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在執董會的代表性。專家指出,一旦經過成員國批准和實施,新一輪改革代表著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國際話語權的提升,對中國而言意義尤為深遠。屆時,中國的份額將從目前的3.996%大幅上升至6.390%,投票權也將從3.806%升至6.068%,超越德國、法國和英國,躍升為IMF第三大份額國,僅次於美國和日本。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