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歐元區經濟觸底回升 2014年有望實現溫和複蘇

                                                                           2014-01-09

  當歐債危機進入第五個年頭,人們終於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歐洲。得益於需求的穩步增長,各國企業信心和議價能力持續提升,提供就業意願更足,從而對消費、出口拉動較大。多項重點指標均顯示經濟觸底回升格局基本形成。此外,核心國與邊緣國的差距也在縮小。繼愛爾蘭宣布退出援助計劃之後,希臘、葡萄牙政府也在考慮於今年做出相同選擇,債務危機警報解除在望。基本面好轉带動投資者信心的回升。2013年下半年以來,國際資本開始大量湧入歐洲,國債市場起死回生,泛歐股指創下2009年以來最佳業績……對於種種向好跡象,複旦大學歐洲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丁純教授1月7日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鑒於國債市場的好轉,狹義的債務危機已經遠去,歐元區經濟正逐步擺脫衰退。但從廣義而言,由於包括財政緊縮政策的拖累,失業率居高不下,總債務規模持續上升以及2014年即將來臨的政治風險等下行風險仍在,經濟很難擺脫重重束縛輕裝上陣,因此,複蘇進程將十分緩慢,最樂觀的莫過於溫和複蘇。

  內外因素雙雙發力歐元區經濟企穩回升

  2013年,是歐元區渡過危機以來最平穩的一年。特別是從二季度開始,經濟實現了連續兩個季度的環比正增長,顯現出築底回升的跡象。其中,淨出口對經濟增長的貢獻最大,政府購買也實現兩年以來首次同比正增長。盡管三季度受到政策層面的幹擾增速有所回落,但近期數據,特別是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等先行指標的良好表現,基本打消了外界疑慮。2013年12月,Markit制造業PMI終值為52.7,為2011年5月以來最高。如果說制造業強勢上行給歐元區2014年營造了一個良好開局,那麼支撐經濟觸底回升的因素則遠不只於此。分析人士指出,從外部因素來看,外貿依舊是經濟支柱。貿易余額數據顯示,歐元區2013年10月貿易順差為144.76億歐元,自2013年7月以來維持穩步增長。加之四季度為傳統消費旺季,感恩節和聖誕節接踵而至,又有助於歐元區外圍需求的進一步回升。從主要貿易對象看,隨著世界經濟形勢的好轉,特別是伴隨著最大貿易夥伴美國經濟的強勢回歸,歐元區經濟受益頗多。與此同時,歐元區內部經濟惡性循環也在逐漸打破。長期以來,歐元區經濟持續處於“就業市場惡化—需求疲軟—工業產出下滑—企業擴張意願不強—就業市場惡化”的惡性循環中。目前,盡管勞動力市場改善嚴重滯後,但制造業和服務業已經呈現起色。在聞訊2013年12月制造業PMI再創佳績後,國際金融信息服務商Markit首席經濟學家克裡斯·威廉姆森感歎道,制造業的強勢上行為歐元區複蘇提供了堅實基礎。同時,價格微弱上漲也是一個積極的信號,這表明廠商的議價能力增強了。來自生產商的消息表明,訂單、出口和就業崗位都在增長,這給2014年開了一個好頭。

  各國調整參差不齊德法形成合力是關鍵

  在整體狀況好轉的同時,歐債危機高危的成員國亦不乏改善的跡象,內部分化正在縮小。愛爾蘭成為首個宣布退出援助計劃的國家,領跑所有邊緣國;意大利經濟停止收縮,國內政治環境持續改善;西班牙雖然尚不具備穩固的複蘇基礎,但2013年三季度已經恢複了GDP環比正增長。相比之下,葡萄牙與希臘的狀況雖不及其他三個“歐豬國家”,但鑒於其對歐元區的影響深度和廣度有限,並不至於重蹈債務危機覆轍。不過記者發現,在邊緣國好轉之時,德法間的差距卻在拉大,這是歐債危機緩解以來出現的新狀況。2013年,德國在經曆了一季度的低穀後,一路扶搖直上,底部回升之勢十分明顯。從已公布的數據來看,德國2013年經濟增長依舊遙遙領先於其他成員國。遺憾的是,另一個核心國———法國的表現遠不及德國搶眼,甚至一度處於衰退邊緣。該國2013年12月制造業PMI不僅持續位於50的榮枯分水嶺之下,更是跌至7個月以來最低。“德法差距拉大並不令人意外。”丁純表示。自2012年5月奧朗德就任法國總統一年以來,其政府在財政整頓和結構性改革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但收效甚微。當前,法國經濟結構僵化,高福利制度從個人、企業和政府三個層面嚴重拖累經濟增長。經濟政策的失誤致使奧朗德政府受到越來越多的質疑,支持率降至曆史新低。“當然,德國也有自身的問題,短期來看,一枝獨秀的局面不具持久性;長期而言,人口老齡化已成為制約經濟發展的首要難題。因此,如何調整核心國間這種失衡的狀態,並合理解決各自面臨的問題,重塑德法經濟火車頭的地位,對於歐元區來說至關重要。”他說。

  狹義危機告一段落政策層面難有大動作

  丁純認為,盡管制約歐元區經濟複蘇的深層問題很難根除,但從狹義層面,即各國債市表現來看,歐債危機已經遠去。目前,愛爾蘭10年期國債收益率為3.4%,該水平甚至低於2007年時的水平,而在危機最深重時,收益率一度高達13.5%。意大利和西班牙10年期國債收益率基本維持在4.1%,也較危機時的7.2%和7.5%大幅回落。至於葡萄牙,其10年期國債收益率也從高峰時期的15.8%大幅下降至6.0%,低於市場公認的7.0%的警戒線。至於歐元區積貧積弱的希臘,雖然由於債務重組的緣故,其重返私人債市進行融資可謂遙遙無期,但二手市場上其10年期國債收益率也從危機高峰時期的30.6%回落至8.4%。相應地,各國信貸違約掉期(CDS)都呈現不同程度的下降,均顯示危機警報正在解除。“因此,在債務危機最艱難時刻已經過去的情況下,財政政策和貨币政策都將體現較好的延續性,不會出現較大改動。”丁純表示。具體而言,財政緊縮將繼續成為首要任務。各國政府將繼續通過結構性改革,致力於債務縮減和政府赤字壓縮。當然,為了促進經濟複蘇,結構性調整的重點也可能在不放松財政整頓的前提下,更加關注解決就業、刺激內需、提高企業競爭力等方面。貨币政策則更無懸念。2014年,歐洲央行將繼續以促進經濟增長和防範通縮風險作為首要任務,貨币寬松格局不會改變。值得注意的是,鑒於歐元區經濟已經觸底回升,且央行政策工具箱相對充足,歐洲央行不可能如美聯儲此前那樣,貿然進行大規模的量化寬松。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