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歐央行即將實行“負利率”?

                                                                           2014-02-17

 

  去年12月首度明確表示“歐洲央行已經在技術上為實施負的存款利率做好准備”之後,德拉吉行長上周的新聞發布會上暗示“3月可能發起行動”。上周三,另一位重量級人物———歐洲央行管委會委員科爾也發表講話,稱央行正在非常嚴肅地考慮“負利率”問題。由於此前市場主流觀點認為,歐洲央行未來推行新一輪長期再融資操作(LTRO),啟動無限量沖銷式購債計劃(OMT),甚至推出“歐版”量化寬松(QE)的可能性都要大於“負利率”,而這接二連三的支持性言論正在改變原有判斷,因此有預測認為,歐洲央行極有可能在3月例會上“出手”。

  對此,複旦大學歐洲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丁純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2014年,盡管歐洲央行繼續促進經濟增長和防範通縮風險作為首要任務,貨币寬松格局不會改變,但鑒於經濟形勢已經好轉,且政策工具箱相對充足,央行既不會貿然進行“歐版”QE,也沒必要立即將基准利率調至負數。相比之下,如何改善、健全貨币政策傳導機制是當務之急。

  為提振經濟,歐洲央行2013年兩度降息,累計幅度達50個基點。目前,歐元區內的利率水平已為曆史最低水平,遠低於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的最低值。對於歐洲央行而言,一旦再降息,傳說中的“負利率”時代便會真的到來。而種種跡象表明,這一切很可能在下月發生。特別是科爾的最新講話,更是令這種可能性大大增加。作為“負利率”政策的堅定擁護者,科爾在講話中不僅提到央行正在考慮是否將隔夜存款利率降為負值,更淡化了這一措施可能带來的影響。他在采訪中還提到OMT可以隨時被使用,但目前使用的可能性非常小。此番表態無疑強化了市場對於歐洲央行采取“負利率”措施的擔憂,歐元兌美元在12日歐洲時段遭受重創,歐元匯價一度觸及了1.3561這一低位,雖然在隨後的紐約時段稍有企穩,但仍在日內錄得較大跌幅。

  由於歐洲央行在2月議息中選擇“按兵不動”。目前,歐元區的隔夜存款利率為0.0%,主要再融資利率保持在0.25%,邊際貸款利率為0.75%。這意味著,如果歐洲央行再次降息,那麼隔夜存款利率將為負值。所謂央行存款利率,是指商業銀行向央行收取其在央行放置的准備金的利息。而一旦這一利率降低至負值,那麼理想狀態下,商業銀行或將選擇回收置於央行的准備金,並貸出給企業或個人。因此,對於是否進一步降息,歐洲央行內部一直分歧明顯。以科爾為代表的支持派認為,“負利率”政策利大於弊,能有效刺激銀行放貸,且瑞典、丹麥都成功實施過該政策。以管委會成員、法國銀行行長諾亞為代表的反對派則認為,該政策缺乏足夠的觀察樣本,還不能確定此乃可以通行的貨币政策工具。諾亞認為,該政策反而會增加借貸成本,使得原本就面臨經營困境的金融機構陷入更加雪上加霜的境地,甚至可能導致歐元區資金轉入為出,無助於歐元區經濟複蘇。

  “我們可以看到,央行內部的爭吵不斷,自去年11月將隔夜存款利率降為零以來,市場也不斷預期央行是否再降息,但至今未行動。這表明歐洲央行對實施‘負利率’政策還沒有十足把握,外部條件還不成熟。”丁純告訴記者。事實上,去年以來,歐洲國債市場持續好轉,狹義的債務危機已經遠去,但對於當前形勢我們要一分為二地看。他進一步表示。一方面,歐元區經濟正逐步擺脫衰退,已經走出低穀,特別是從二季度開始,GDP增速接連環比正增長,制造業和服務業已經呈現起色,經濟呈現出築底回升態勢。與此同時,歐元區內部經濟惡性循環也在逐漸打破。長期以來,歐元區經濟持續處於“就業市場惡化———需求疲軟———工業產出下滑———企業擴張意願不強———就業市場惡化”的惡性循環中。目前看來,除失業率居高不下外,通縮風險一直揮之不去也已經成為歐元區經濟面臨的最棘手問題。目前,歐元區成員國中有3個出現通縮,分別是希臘、塞浦路斯和愛爾蘭。最新數據顯示,歐元區1月通脹率為0.7%,低於預期的0.9%和去年12月的0.8%。根據歐洲央行的估算,2014年歐元區通貨膨脹率預計為1.1%,2015年將達到1.3%。“因此,要達到2%的目標,現行的超低利率至少要維持到2015年年初。換而言之,擔負著提振經濟和防範通脹風險的雙重任務,歐洲央行目前仍具備充足的政策空間。”他告訴記者。

  因此,在盤點央行的政策工具箱時,“負利率”與LTRO、OMT、外匯市場幹預等一道,被擺上桌面。在丁純看來,與降息等傳統政策工具相比,非傳統工具將具有可操作性。除央行內部反對派已經提到的“樣本缺失”和“借貸成本增加”等隱患外,“負利率”政策還可能面臨貨币傳導機制不通暢的障礙。此外,銀行業還可能因此“回吐”掉前兩輪LTRO注入的流動性,從而削弱了貨币寬松的效果。對於下一步的政策走向,中信證券研究部執行總經理、首席宏觀經濟學家諸建芳認為,歐洲央行推出LTRO的可能性高於“負利率”政策。在利率政策方面,由於受到無法連續操作、金融市場分割、貨币傳導不暢等因素制約,其作用將主要是象征性地表明寬松立場,對經濟的實質刺激作用或有限。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