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TPP談判美國設規則依舊排斥中國

                                                                           2014-06-15

 

   5月底,新一輪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議(TPP)談判在新加坡結束,與人們的預測相符合,本輪談判幾乎沒有取得任何進展。

  如果一定要找到亮點的話,就是日本在談判中的一小步讓步。日本人承諾降低肉類市場(主要是豬肉和牛肉)的准入標准。在美日談判當中,日本在開放農產品市場上盡管受到美國的壓力,但在奶制品、小麥和大米等產品上至今沒有松口。

  有鑒於日本農業人口是現在自民党政府的票倉,安倍政府不太可能在農產品問題上向美國讓步。奧巴馬在4月份訪日期間欲以“美日協防釣魚島”和支持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這兩大外交利好換取日本在相關問題上的妥協,但是最終只換來安倍開的一條小小的口子。這一點說明TPP要取得關鍵性的進展,仍舊相當困難。

  TPP依舊排斥中國

  雖然TPP談判進展甚微,但是中國可能被TPP談判排除在外的可能性卻突然大增。中國某媒體通過采訪TPP各談判國相關負責人得出結論,現有的TPP成員國以及談判國,總共12個國家和地區在TPP是否“擴容”的問題上一致持否定的態度。這就意味著短時間內,中國不可能加入TPP談判。只有在TPP談判完成,並形成高度一致的自由貿易規則之後才能夠允許新成員加入。這意味著到時候的談判毫無彈性可言,其談判難度將超過中國加入世貿組織談判的難度。作為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不能成為遊戲規則的制定者,被邊緣化的趨勢看來十分明顯。

  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說,TPP“暫不擴容”的決定也暗示了談判本身過於艱巨,甚至難以為繼的問題。

  美國主導的TPP談判自2010年啟動以來,雖然取得一定進展,但是隨著加入談判的國家越來越多,面臨著的經濟多樣性程度也越來越高,談判的复雜性大大提高。從2011年11月以來,TPP談判文本從原來的21個方向擴展到29個方向。談判不考慮各個國家內部的发展程度,統一應用美國主導制定的標准,實行一刀切,其嚴格程度遠超世界貿易組織多哈貿易回合談判。所以,經過三年多的談判,到2013年底為止,TPP還有包括廢除農產品和工業品關稅、知識產權、政府采購和金融服務等10大敏感領域的問題未能解決。為此,TPP是否能夠在奧巴馬任內結束談判,是一個值得關注的事情。

  既然談判如此艱難,中國作為第二大經濟體加入其中只能更加增添談判的复雜性,如同人們所說“大象到澡盆子里洗澡”的諺語那樣,中國這頭大象的經濟多樣性將會延遲談判的進程。

  TPP之刃會傷到誰?

  有趣的是,TPP談判雖然進展不大,但是在中國卻日益成為一個話題。中國戰略研究者們內部展開了一場中國是否應該加入TPP的爭論。支持中國加入TPP的觀點認為,TPP在中長期可以為中國带來大約年均2%的經濟增長率,同時倒逼中國政府實施大規模經濟改革;而反對的觀點則認為,中國在TPP的高標准之下,將會蒙受嚴重的經濟損失,目前加入的時機並不合適。這是從經濟角度出发得出的兩種觀點。

  實際上對於TPP的考量,應該從後冷戰時期的世界格局角度出发。那就是在全球性的經濟危機過後,美國正在試圖重建一個讓其更加順利地发揮全球影響力的框架。TPP只是其經濟戰略格局的一個方向,另外一個方向是美國致力於打造的《跨大西洋(600558,股吧)貿易與投資夥伴關系協議》(TTIP),號稱“經濟版北約”。兩者是美國“兩洋戰略”的基石,加上正在談判當中的《國際服務貿易協定》(TISA,中國已經加入談判),成為奧巴馬政府國際貿易政策當中的三大工具,這是他不遺余力用全力推進談判的重要原因。

  同時,TPP也是美國“亞太再平衡”外交策略的一部分,正如美國知名學者蘭普頓所言,“(亞太再平衡)是指將所有國家資源都往這個方向再平衡,包括經濟注意力和外交注意力”。在這個背景之下,任何一個國家加入TPP,則意味著可能被納入美國的控制范圍;不加入TPP,則可能面臨經濟邊緣化。這已經不是經濟利益的爭論,而是一個外交戰略選擇的問題。換言之,中國無論是否加入TPP談判,都將處於相對不利的國際環境當中。美國再次通過設置遊戲范圍而將美中關系的主動權牢牢抓在自己手上。

  目前來說,全球經濟規則的制定權仍舊掌握在美國手上。TPP和TTIP的談判進展說明了美國在全球經濟當中的掌控能力,也展現了美國對於全球貿易发展方向的深遠理解。而中國正在談判的東南亞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雖然已經在2012年開始,但是其准入標准要大大低於TPP,在經濟規模和競爭力上難以和TPP相比。

  中國雖然是世界上第三大經濟體,但是其影響力和全球觀仍舊與經濟體本身的規模不相稱。RCEP本身不能平衡TPP的影響。因此,無論中國加入不加入TPP談判,最終的結果可能都是中國不得不改變自己的國際貿易策略,提高自身與TPP標准的接軌程度。這是在不利環境當中所能做出的最優化選擇。

  核武器发揮最大威懾力的時候,是它們停留在发射架上的時候。TPP也可以認為是這樣一種武器。它是美國的一個布局。因為標准太高,它有可能永遠無法達成談判。但是,TPP談判的每一點進展,都服務於美國的外交利益,並迫使美國的潛在對手們,包括中國在內,不得不做出相應的反應。這或許是美國所期待的TPP效應:在TPP尚未成為事實之前,它就已經改變了全球貿易體系的規則,並證明了美國仍舊具有無與倫比的影響力。

  美國人虛設了一個門檻。無論願不願意,全世界都得躍過去。當然,假如TPP在較長時間內無法結束談判,其結果必然是反噬美國的全球影響力。因此,即使奧巴馬任期內沒有完成談判,他的繼任者也必然繼續推動之,否則其結果對於美國來說將是災難性的。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