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結構調整成為安倍經濟學成敗關鍵

                                                                           2014-08-21

 


  自二季度GDP數據公布以來,日本經濟增長大幅萎縮使各界普遍表示了擔憂。“安倍三箭”的頭兩箭效果已是強弩之末,第三箭又遲遲未見效果。自1997年以來的首次加稅對日本經濟的負面影響亦不可小視。飽受質疑的安倍經濟學急需成果來證明自己,從而給市場带來持續的信心。而在近日,IMF給日本開出的“藥方”是,進一步推進結構性改革。盡管困難重重,但安倍的“第三箭”,即結構性改革可能是其挽救自身的關鍵。

  安倍經濟學多方向受阻

  根據8月13日公布的日本二季度經濟數據顯示,該季度日本GDP萎縮1.7%,折算成年率為萎縮6.8%,創2011年3月11日大地震以來日本經濟的最大降幅。盡管該降幅主要受國內個人消費下降等因素的影響,並沒有大幅超出市場預期,但仍然擊碎了許多樂觀的幻想。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政治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陳虹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日本前兩個季度GDP的增長和消費的大幅波動主要是由於消費者搶在日本政府提高消費稅之前囤積消費品,然後再削減消費所導致的。不過,此次加稅政策對於消費的抑制作用比17年前的那一次更為有效,1997年的消費稅提高導致了日本經濟萎縮3.9%。消費在受到抑制的同時,工資水平也沒有上漲。“巴克萊研究”東京分部表示,按實際價值計算,二季度日本工資水平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3.2%,創18個季度以來的最大降幅。

  與此同時,安倍經濟學所要達到的其他目標實現起來也很渺茫。日元貶值所要達成的直接目標之一就是促進出口,但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也不得不承認,“出口額並沒有如預期那樣增加”。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日本的燃油進口比2年前同期增長了1.56萬億日元,而總出口僅比2年前增長了1.28萬億日元。

  由於日元貶值未能促進經濟數據好轉,近日黑田東彥不得不出面對經濟進行辯護,並表示如果經濟在走向2%的通脹目標時步履蹣跚,他將准備擴大刺激。另外,他還暗示日本可能不得不長期保持超寬松的貨币政策。

  黑田東彥還將出口低迷的主要原因歸咎於亞洲新興市場缺乏活力等周期性因素,並預計日本的出口將隨海外經濟體的改善而得到溫和增長,這樣積極的進展將有助於加速通脹,使其接近日本央行的通脹目標。然而,近來全球地緣政治風險不斷上升、歐元區經濟低迷、日本與中韓關系降溫等多方面不利因素可能使他的預期落空。陳虹表示,對於日本企業來說,美歐經濟不景氣會給出口訂單造成很大影響。

  IMF建議結構性改革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安倍經濟學的“第三箭”,即“結構性改革”將成為決定其成敗的關鍵。英國《金融時報》就認為,不能把日本經濟的問題單單歸咎於稅收政策。制約經濟增長的其他因素也有待解決。而IMF在最新公布的報告中也指出,日本應加速推進“安倍經濟學”中的結構性改革,促進企業和個人投資。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員張季風近日也公開表示,日本經濟長期面臨結構性問題,使得安倍經濟學在短期內無法发揮作用。

  IMF指出,日本各界對經濟前景感到不安而缺乏投資欲望,但日本企業的內部留存資金規模之高在发達經濟體中十分突出,如何有效利用這些資金將成為日本經濟增長的關鍵。陳虹對此表示,對於日本出口導向型的大企業,安倍經濟學“前兩箭”形成的短期利好正在減弱,而這些政策對中小企業的影響非常小。由於經濟不景氣,企業看不到贏利的可能,所以仍然不敢冒風險進行投資。

  陳虹還表示,日本中小企業與眾不同的運作模式以及其特殊的企業文化也是其不敢投資的一個重要原因。許多產業鏈下遊企業專攻某個領域,協作性很強,其“互相抱團”來緊追大企業腳步和政策風向的風格,使這些企業相當保守。只有擁有高新技術專利,能夠獨立生產一類產品的企業才有可能例外。

  除企業投資問題外,勞動力不足也正在成為日本經濟增長的絆腳石。IMF則建議日本可以考慮通過縮小正式員工和非正式員工待遇差距等方法,使目前未被很好利用的勞動力資源得到有效利用。陳虹也基本贊同這樣的觀點,她認為,在經濟低迷的現狀下,日本勞動力需求必然要有更大的彈性,而傳統的雇傭制度則與之沖突,亟待改革。但在目前相對蕭條的經濟形勢下,工資制度改革又會使員工的工資下降,最終抑制消費。

  此外,取消勞動時間和工資關聯、使轉崗更加靈活、促進家庭主婦就業、促進老年人、留學生、外國人就業等也是可以實施的勞動力改革措施。不過,陳虹則表示,這些改革會觸及日本獨有性別文化和職場文化,其效果還有待觀察。

  財稅結構改革艱難

  消費稅的提升造成了日本二季度GDP的大幅波動,並引发了提升消費稅是否會對日本經濟造成長期抑制的擔憂。《金融時報》評論認為,日本政府最終必須控制自己的負債水平。而增加消費稅則是找到了一條能縮小財政赤字,且對增長拖累最小的路徑。陳虹認為,增加消費稅對於優化財稅結構可能效果甚微,因為增稅的收入總量相比巨額的財政赤字來說太小。

  “安倍選擇首先增加消費稅是因為這個領域最容易‘撬動’。”陳虹表示,消費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財政負擔。但日本財政、稅收和社會保障是三位一體的改革,牽一发而動全身。“第三支箭”的改革在當前越來越難以推進,正是由於逐漸觸及了這部分“深水區”,可能不是僅憑一屆政府的政策可以改變的。IMF提醒,即使在消費稅率增至10%以後,日本仍應大幅削減財政支出。日本政府必須盡快提出2015年以後的詳細財政戰略,以消除投資者的不安,並抑制市場利率的上行。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