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Facebook要革新聞業的命 但無法取代編輯

                                                                           2014-11-02

 

 

  據《紐約時報》網站報道,Facebook工程师格雷格·馬拉(Greg Marra)所在團隊設計了News Feed(新聞推送)——用戶可看到的更新、照片、視頻和文章流——的代碼,他也迅速成為新聞行業中最有影響的人之一。

  Facebook用戶達到13億,佔世界人口的約1/5。分析公司SimpleReach的數字顯示,Facebook給新聞網站带來最多20%的流量,在移動設備上這個比例更高,並在繼續增長。這家社交媒體公司對新聞行業來說,日益成為亞馬遜對圖書出版行業一樣重要的公司。皮尤研究中心的報告稱,美國30%的成年人在Facebook看新聞。

  總之,某個新聞網站的財富可能因在Facebook新聞推送上的表現所決定。雖然其他服務如Twitter和谷歌新聞也有很大影響,但Facebook在改變人們消費新聞方式的方面處於前列。多數讀者不是通過印刷版報紙和雜志或這些媒體的網站,而是通過使用軟件算法的社交媒體和搜索引擎,這種數學方式可預測用戶想閱讀的內容。

  這是一個碎片化的世界,通過代碼過濾並按需提供。《華盛頓郵報》的數字新聞高級編輯科里·海克(Cory Haik)稱,對於新聞組織這種變化意味著新聞行業的“大解體”。正如音樂行業基本上從銷售專輯轉變為在線出售歌曲,出版商們也日益通過單篇文章而不是整版的報紙或雜志獲得讀者。

  SimpleReach的聯合創始人愛德華·吉姆(Edward Kim)稱,出版物的主頁作為其品牌廣告的重要性不久將超越作為讀者目的地的重要性。海克女士表示:“人們不會再輸入WashingtonPost.com,這是搜索和社交的世界。”這個變化带來了有關電腦組織新聞能力的質疑,傳統上這項工作是由編輯完成。同時,這對人們消費信息和如何看待世界造成了更大影響。

  在Facebook總部接受采訪時,馬拉表示,他沒有對自己在新聞方面的影響想太多。他稱:“我們已經明確不會當編輯,我們不想對你們推送中的內容進行編輯性判斷。你們是自己交朋友,自己將頁面聯系起來,你們是自己關心事物的最佳決定者。”

  對於Facebook在用戶新聞推送上的工作,馬拉稱:“我們說‘我們思考所有與你們有關的內容,這是你最感興趣的內容’。”幾乎每周一次他和他的團隊都會調整复雜的計算機代碼,確定用戶首次登錄Facebook時看到的內容。這個代碼是根據“成千上萬”的數據和標准,包括設備類型、文章的評論和點贊數以及讀者閱讀時間。

  他們的目標是確定用戶最喜歡的內容,以及世界各地結果的不同。他稱,在印度人們常常分享ABCD:佔星術(astrology)、寶萊塢(Bollywood)、板球(cricket)和神學(divinity)。如果Facebook的算法出現在一個出版商,带來的流量將是巨大的。如果馬拉和他的團隊確定,用戶不喜歡某些東西如吸引讀者點擊的標題,可能會带來毀滅性影響。

  今年2月當Facebook修改算法突出高質量內容後,多個依靠該網站迅速发展的網站如Upworthy、Distractify和Elite Daily的流量大幅下降。Facebook高管將公司與出版商的關系確定為互惠關系:當出版商在Facebook推廣他們的內容時,其用戶有更吸引人的資料閱讀,出版商網站的流量會上升。

  很多出版物如《紐約時報》與Facebook高管會面,討論了如何提高推薦流量。流量提高意味著出版商可提高廣告價格,或將部分讀者變成訂戶。華盛頓大學高級講师肖恩·芒森(Sean Munson)稱,社交媒體公司如Facbook、Twitter和LiknedIn希望他們的用戶在他們的服務花費更多時間做更多事情。

  Facebook的高管表示,用戶花費時間更多,就更可能在線分享不同觀點和想法。其他人擔心,用戶將建立自己的支持圈,過濾他們不贊成的報道。新聞娛樂網站BuzzFeed主編本·史密斯(Ben Smith)稱,在碎片化時代他對寫作和報道的原則很簡單,就是“絕不濫竽充數”。他表示,依然在出版印刷刊物的新聞組織,都有板塊——無論是紙張的真實空白還是在線主頁的虛擬空白——刊登不是最有趣或最及時的文章,只是為了填補空白。

  SimpleReach的吉姆表示,他建議老牌媒體公司“開始追趕社交潮流很危險,你最終會像其他人一樣,失去差異性。”他稱,問題在於老牌出版物不屬於“天生數字化”,BuzzFeed等應該問自己,“是在為這個環境中消費內容的方式制作內容麼?”

  《華盛頓郵報》的數字編輯海克今年領導一個團隊,根據人們以何種方式看到文章、使用哪個設備甚至怎麼握手機的信息,向不同人群发送不同版本的《華盛頓郵報》。她表示:“我們在問,是否存在不同的閱讀方式,不是理想的呈現方式。”她稱,人們在手機上閱讀可能有與在家用WiFi連接閱讀不同的閱讀體驗。

  海克稱,郵報將在這些行動上投入時間和精力,因為這“最終使我們的企業持續增長或擴大我們的觀眾”,超過一半的移動閱讀者在線消費新聞,主要通過社交媒體網站。一些出版物在采取相反措施上找到市場。《金融時報》和《經濟學人》前記者羅伯特·科特雷爾(Robert Cottrell)編輯了The Browser,他每天要瀏覽1000篇文章,然後出版5-6篇給每年付費20美元的7000個用戶。

  科特雷爾表示:“我們挑選的文章總體上看是否有趣和有價值,我們肯定與計算機算法不同。”他稱,人工智能最終可能找到一篇感人的文章,並希望讓人們分享,但目前電腦依賴在線收集的信息,“相對人類來說這是非常非常貧乏的數據集”。

  Facebook工程师馬拉同意這種看法,稱真正的編輯對每個人都是理想的。他表示:“但在地球上大規模地這麼做不現實,因此我認為,我們總會需要如新聞推送這樣的系統,帮助你們尋找關心的信息,很簡單,這就是個性化報紙。”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