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美歐自貿協定談判撕扯歐洲

                                                                           2015-02-14

 


  很少有一項貿易協議能招來如此多的偏見和猜疑。“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定”(TTIP),這一美歐之間所謂的自由貿易協定,引發了眾多悲觀的預言:法國文化將死;有毒的雞肉將入侵德國;英國人珍視的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也將淪為“奧巴馬醫改”的克隆版。

  很少有一項貿易協議能招來如此多的偏見和猜疑。“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定”(TTIP),這一美歐之間所謂的自由貿易協定,引發了眾多悲觀的預言:法國文化將死;有毒的雞肉將入侵德國;英國人珍視的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也將淪為“奧巴馬醫改”的克隆版。

  而在自由貿易的擁躉看來,歐盟的汽車銷量將翻番,歐洲的建築公司也將從美國城市的基建發展中賺得盆滿缽滿。而世界上那些主要的貿易國家未來只能遵從于TTIP所引領的新貿易規則。

  這些關于TTIP的論調已經在一些關稅和非關稅談判中掀起輿論戰。

  在今年新上任的歐盟貿易主管馬爾姆施特倫(Cecilia Malmstrom)看來,“TTIP已成為歐洲爭議最多的"概念"。”TTIP充斥著她的工作議程。

  在歷經8個月的一系列談判中,如今美歐依舊原地踏步。美國人甚為擔心,歐盟負責談判的官員也垂頭沮喪。那些在歐洲內部反對跨大西洋自由貿易的勢力在歐洲媒體的大肆渲染下,覺得TTIP很快將沒戲。

  “這里肯定有誤解,”美國駐英國大使馬休(Matthew Barzun)告訴英國媒體。但是,歐盟官員卻不認同,“TTIP在歐洲本就比在美國敏感”。

  歐洲人的優越感

  18個月的談判無果後,美歐又在2015年2月初重啟了這項艱巨的任務,誓言勾勒一個更為清晰的談判框架。“實質性的談判還未開始,”馬爾姆施特倫說,“但TTIP必須達成一個雄心勃勃的協議。”

  美國人顯然希望協議能在1年內達成,趁著現總統奧巴馬還在白宮。歐洲人也希望如此,但並不像美國人那麼急于求成地設定截止日期。“我們不急,好歹我有5年的任期,”馬爾姆施特倫說道,“如果我們能在奧巴馬的任期內達成一致,未嘗不是好事。”

  那些參與談判的人士說,要把總計3%的貨物關稅消除不是件難事。消除關稅壁壘將帶來8%的利潤,同時還將使得美歐從食品標簽到藥物檢測,甚至汽車制造、電子零配件的標準與規范趨于一致。

  歐洲人還希望進入美國的金融市場,但是華盛頓卻堅決抵制。因此,歐盟也不願給予美國在企業公共采購招標方面對等的權力。歐盟還希望通過特有的食品保護機制保護那些歐洲的土特產,比如香檳酒、幹酪、帕爾瑪火腿以及威士忌。

  馬爾姆施特倫認為,歐洲人對地理因素特別敏感,但美國人卻並不以為然。“美國人肯定不明白為什麼我們不喜歡他們的食品。”她說道。

  為了緩解輿論對TTIP危言聳聽的定調,美歐雙方領導人都強調,在談判中不會涉及對公共領域的私有化,比如英國人最關注的NHS。由于法國擔心好萊塢以及矽谷對本國文化產業的沖擊,視聽產業也被排除在了談判之外。歐委會還強調,只要歐洲警示政策仍在,美國那些轉基因食品絕不允許在歐洲出售。

  聲勢浩大的反對聲

  歐盟的高級官員們也承認,歐盟內部聲勢浩大的反對聲著實讓他們吃了一驚,也使他們措手不及。“我必須嘗試著理解這些疑慮和擔憂。”馬爾姆施特倫說道。

  在歐洲諸國中,德國、奧地利和法國的反對聲最堅決。過去5年的歐元危機,再加上全球化的“雙刃劍效應”、壟斷巨頭的張揚以及跨國企業的避稅行徑,都削弱了民眾對于政客的信心。“斯諾登事件”、美國國家安全局一系列的監聽醜聞,極大地傷害了歐洲盟友對美國的信任。尤其當德國總理默克爾也出現在美國安局的監聽名單上時,德國人倍感失落。

  德國的出口量位居歐洲第一,因此能從跨大西洋自由貿易協定中收獲頗多。比如,一旦雙方都取得滿意的談判結果,那麼歐盟出口至美國的汽車銷量能猛增150%。而德國又是歐洲最大的汽車制造方。但矛盾的是,盡管德國知曉自由貿易帶來的好處,但是不敢違背民意。默克爾並不是那種敢于冒險、與民意對著幹的領導人。

  目前,談判僵持不下的主要原因在于“投資者—東道國爭端解決機制”(ISDS)。該條款賦予了公司直接向投資國政府索賠的權力。在批評者看來,這無疑導致國家主權讓渡于資金雄厚的跨國公司。是商業,而不是政府,設置了國際貿易的準則。

  這種理解不一定理性,但在阻礙TTIP談判中卻非常有效。ISDS機制存在了半個多世紀,全球約有9000多起案例,其中1400起在歐洲。盡管德國自1969年開始執行這一條款,但德國依舊堅決反對將這一條款寫入TTIP中。或許,當默克爾政府此前決定棄核招致瑞典能源巨頭Vattenfall起訴德國政府的事實,讓德國政府“學乖了”。

  “很可能,TTIP最後就栽在了ISDS上。”歐洲議會貿易委員會相關負責人伯納德說道。

  考慮到德國的態度,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表示,他不希望ISDS機制出現在跨大西洋貿易協定中。馬爾姆施特倫則贊成對ISDS機制進行改革。但是,歐盟去年8月與加拿大達成自由貿易協定時,就把ISDS納入其中。這或許成為美歐之間自由貿易僵局扭轉的契機。

  主導國際準則的雄心

  面對反對聲越來越多,馬爾姆施特倫很快認識到,要消除各方疑慮的唯一途徑或許是將談判透明化,執行所謂的開放政策。

  在經過1年的僵持後,歐委會如今已將馬爾姆施特倫與28個成員國商討的主要議題公之于眾。盡管這些議題並不一定是最終的結果,但歐洲議會議員都能接觸到一些關鍵文件。此前,伯納德曾抱怨,751名議員中只有13人才能看到這些文件。不過,馬爾姆施特倫所謂的“透明開放”也有局限。畢竟,談判還是需要保密性。

  去年末上任的歐洲理事會新主席、波蘭前總理塔斯克(Donald Tusk)已把TTIP談判列為今年的首要任務。在歐盟領導看來,當世界范圍的自由貿易談判毫無起色時,TTIP提供一個難得契機去打破這一僵局,從而佔據先機抬高在消費、環境、法律保護等領域的要求。

  “這是所有自貿談判的關鍵。美國是個巨大的市場,歐洲經濟增長急需動力,”馬爾姆施特倫說道,“歐洲在世界上的角色正在削弱。這是歐洲重新佔據國際舞臺,制定國際準則的絕好機會。”

  當然,在厭倦了商界與政客無休止的纏斗後,偏見早已在歐洲根深蒂固。所以,TTIP的談判注定艱苦卓絕。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