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亞投行變成美國外交慘敗

                                                                           2015-03-26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財政部負責國際事務的副部長希茨稱,美國歡迎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簡稱亞投行)來增強國際金融結構,世界銀行與亞投行的合作會確保國際金融體系保證其一貫的高標準。
 
  在經歷了盟友接二連三的“背叛”之後,“老大哥”美國似乎也不再那麼堅定地要拆亞投行的臺了。美國這一次“松口”究竟意味著什麼?
 
  “老大哥”終于“松口”
 
  用英國《金融時報》的話說,“亞投行的事情正在演變成美國的一場外交慘敗。”
 
  雖然自2013年亞投行成立計劃提出以來,美國就一直費盡心思勸說或施壓盟友,希望共同抵制這個“可能會執行不如世界銀行嚴謹的放貸標準”的新機構,然而隨著申請亞投行創始成員國資格的截止日期臨近,美國的盟友們卻紛紛“倒戈”。
 
  據彭博社24日報道,在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等歐洲四大經濟體先後向亞投行遞出加入申請後,加拿大也正在考慮加入亞投行。這意味著由美國主導的七國集團(G7)中,只剩日本和美國仍在硬扛。
 
  如今,瑞士、盧森堡、韓國、澳大利亞、奧地利等越來越多的“小夥伴”決定申請加入亞投行的“朋友圈”。甚至連日本財相麻生太郎日前也稱,關于日本是否加入亞投行,“存在討論的可能性。”
 
  眼瞅著快成為眾叛親離的孤家寡人,“老大哥”美國似乎終于不再那麼硬氣。其實,早在上周舉行的美國國會聽證會上,美國財政部長傑克·盧就已為“松口”有所鋪墊。據《金融時報》報道,盧當天表示,美國並不反對創建亞投行,並承認有必要增加亞洲的基礎設施建設支出,只是美國擔心這家新銀行在管理和放貸方面達不到“全球最高標準”。
 
  合作是美最高決策嗎?
 
  美國副財長的這番公開放話究竟傳遞出怎樣的信號?
 
  “美國財長、副財長的表態說明美國在對亞投行的態度上確實有所轉變。”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甄炳禧在接受本報采訪時分析稱,盟國的紛紛“背叛”,已讓美國意識到這些西方國家加入亞投行是大勢所趨,繼續阻撓也無力回天。
 
  而隨著中美投資協定談判進入關鍵時期,中美經貿關系日趨密切,美國在戰略利益上更需來自中國的支持,這也使美國不得不審視其拆臺之舉是否符合時宜。
 
  美國總統貿易政策顧問伯格斯滕日前就撰文稱,美國曾敦促中國為支持發展及其他全球目標提供更多資源,但當中國朝著這些方向努力時,美國試圖阻撓之舉就顯得“短視而虛偽”。英國《經濟學人》雜志也認為,亞洲目前對基礎設施的需求龐大且迫在眉睫,美國最好的選擇是加入其中,而不是站在外面說風涼話。
 
  目前看來,美國政府似乎正在吸納來自學界和媒體的批評。然而,副財長希茨傳遞出來的態度轉緩是否就意味著美國關于亞投行的政策將發生根本性轉變?分析認為仍有待觀察。
 
  一方面,財政部的表態是否就是美國最高決策層的意見?仍是未知。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沈丁立分析認為,暫時由財政部出面“放風”,可能是為美國高層“繼續保留對中國施壓的空間”,而美國對于亞投行整體態度的轉變將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另一方面,美國雖然改口稱願合作,但並未提出相應的具體舉措,一份沒有什麼可操作性的表態有多少合作的誠意?還需掂量。《華爾街日報》日前直言,美國此次提出合作,原因主要還在于擔心亞投行可能成為北京外交政策的工具,進而弱化現有國際機構的地位。
 
  “由于此前的阻撓反對沒有達到預計的結果,美國現在可能是對策略進行調整,試圖將對自身造成的危害降低到最小。”沈丁立分析稱,美國的最終目標仍在提高亞投行的貸款標準並試圖稀釋中國在其中的領導權。
 
  真正合作還需打消顧慮
 
  不過,無論美國是否真心實意想合作,在亞投行的問題上,美國的境遇正越來越孤立。
 
  目前,關于美國應該加入亞投行的呼聲越來越高,但分析普遍認為,美國暫時不會做出這個選擇,其對亞投行的政策也不會在短期內發生改變。
 
  癥結還在于美國擔心亞投行可能挑戰由其主導的世界金融秩序。“如果亞投行表現出對現有世界金融秩序的改善,而不是挑戰,這就將給美國調整立場、減少對抗、增加合作創造條件。”沈丁立分析稱。
 
  而亞投行多邊臨時秘書處秘書長金立群此前就曾明確表示,亞投行成立的目的是為了盡可能滿足亞洲地區基礎設施融資需求巨大的客觀需要,是對沒有辦法滿足這一需要的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國際多邊機構的一個補充,而不是替代或顛覆。希茨在日前表態中也承認,亞投行將成為現有國際機構的補充,而非競爭對手。
 
  《華爾街日報》24日在一篇報道中稱,中國日前提議單個國家不能在亞投行決定決策,並評論說這是在美國表達擔憂之際依然吸引歐洲國家加入亞投行的關鍵因素,這一做法與IMF和世界銀行多年來一直遭到國際社會批評的單邊決策形成鮮明對比。
 
  “隨著美國逐漸打消對亞投行的疑慮,或是意識到加入其中將獲得更多的利益,在未來存在真正改變政策或是加入其中的可能。”甄炳禧分析稱。如今,疑心重重的美國仍在觀望。記者 嚴 瑜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