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亞投行或將成世投行:來自5大洲55個國家

                                                                           2015-04-09

 


  熱鬧很久的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亞投行)創始會員資格申請,終于在4月1日零點截止,55個國家和地區百米沖刺般競相在這艘金融巨輪離岸前登船,決心風雨同舟。4月7日,其中35位“船客”已被確認為正式意向創始成員。國際社會很久沒有形成新組織,也很久沒有見證如此熱鬧的組建過程,更沒有體驗過中國主導的超級機構的懸念和意趣。亞投行的呱呱墜地頗似一場嘉年華。

  亞投行的孕育過程也許比當年美國主導籌建世界銀行(世行)和美日雙驅打造亞洲開發銀行(亞開行)更波折,因為今天的國際政治和經濟格局更復雜更微妙,深深打上地緣多極化和經濟全球化烙印。因此,人們看到,一方面美日雙雙唱衰亞投行,特別是美國掣肘其西方夥伴加盟的意念,另一方面,世行和亞開行領導人又公開積極支持;一方面西方國家在戰略安全和意識形態兩個軌道追隨美國,另一方面又在經貿合作與市場拓展競技場環繞中國。

  亞投行創始成員資格的申請,充滿博弈色彩和戲劇情節。4月中旬英國放棄唯美國“馬首是瞻”的一貫傳統,宣布加入亞投行,頓時引發地震和多米諾骨牌效應,吸引眾多猶豫不定的經濟體,特別是西方發達國家報名。截止日到來前夕,國際角色尷尬的俄羅斯和以色列,依次打破沉默閃電入夥。有人反問:俄羅斯過早加盟,還有這麼多西方夥伴進來嗎?以色列過早到位,還會有那麼多阿拉伯和伊斯蘭國家落座嗎?換言之,英國、俄羅斯和以色列的亮相頗有講究,可謂英國開門引領,俄以殿後關門,結局皆大歡喜。最具爆冷意味的是,7日伊朗突然被確認為創始會員國,不免讓人聯想到2日達成的伊核談判歷史性框架協議。

  亞投行是亞洲為主、域外夥伴為輔的投融資平臺,理所當然主要由亞洲國家說了算,因此,亞洲經濟體必然絕對控股。依據各意向方前期形成的框架,除股份按亞洲75%、域外25%的大致比例切割外,各自板塊又依據成員GDP總量配股,因此,這是個規則公平的金融機構,又是開創性的跨地區組織,必要的數字梳理和成色分析,有助于了解這個不同于世行和亞開行的新生兒。

  論地域代表性,55個成員來自亞洲、歐洲、大洋洲、南美洲和非洲等5大洲,其中亞洲35個;歐洲16個;大洋洲兩個;南美洲和非洲各一個。論成員含金量,G20成員中有13個入圈,包括七國集團中的英德法意;APEC組織21個成員中,有14個加入,正好三分之二;金磚五國只有南非掉隊。論政治影響力,聯合國[微博]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中只有美國缺席亞投行。論經濟貢獻率,現有“朋友圈”GDP總量佔全球半數以上。論組織規模,和1946年創立已吸納近190個成員的世行比,亞投行還是小弟弟,但相比1966年成立並有67個成員的亞開行,已算高舉高打,並將很快超過前者。隨著美日態度逐步轉圜,亞投行也許逐步成為“世投行”,這是個內部結構復雜,規則體系全新和運行方式獨特的世紀方舟,前途充滿挑戰和刺激。

  作為首要發起國,中國將最多支付注冊資金的一半,即500億美元,以體現大國責任和擔當,最終也許控制30%以上的股份和投票權。但是,異于把持世行及亞開行的美日兩國,中國心態更開放、更謙和,已表示不謀求否決特權。世行和亞開行近年雖然追加了新興經濟體股權和投票權,但拒絕改變美日壟斷決定權的深層改革。幾次增持後,美日世行投票權分別為15.85%和6.84%,亞開行投票權並列為12.78%。而在兩行位居第三的中國分別只有4.42%和5.45%,這種增資受阻的瓶頸與投資需求巨大而無從滿足的扭曲局面,使得亞投行順天應人,水到渠成,也必然推動世界金融與投資格局趨于均衡和健康。

  亞投行受到普遍青睞不無原因。首先,它不同于政府間合作主導的世行和亞開行模式,而是同時向私營資本開放,注重市場規律、商業價值和民生優先,兼顧投資回報與社會公益。其次,亞投行業務鎖定的亞太地區是世界經濟最活躍地帶,總量佔世界1/3,人口為40多億,其中貧困人口約7億,人均GDP整體偏低,同時又是基礎建設相對落後地區,勞動力密集而充足,資金缺口大,發展潛力可觀。據亞開行《亞洲基礎設施互聯互通2012》報告估算,2010-2020年間亞太需要基礎設施投資為82225.04億美元,其中東亞和東南亞缺口最巨,估計為54723.27億美元;南亞次之,約為23704.97億美元;中亞和西亞缺口也不小,約為3736.57億美元;太平洋(601099,股吧)島國缺口為60.23億美元。

  從領域分布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空間涵蓋電力、機場、港口、地鐵、道路、電信、水務和衛生等八大板塊,以及市政、環保和農業等項目,其中電力、道路、電信投資需求尤甚,分別為40030億、25430億和10400億美元。這些巨大投資缺口,私營企業無力彌補,又非世行、亞開行投資和擔保重點。世行、亞開行等傳統投融資平臺,雖能滿足部分需求,但因結構性矛盾和自身潛力枯竭,對亞洲投資的支持可謂杯水車薪。據統計,2014年兩行對亞洲的貸款,分別僅有168.47億美元和85.42億美元。

  

  2013年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宣布,未來5年中國將對外投資5000億美元。這個數字是中國當時外匯儲備3.31萬億美元的近1/7,卻等于2011年以前世行全部貸款的總數。2014年中國實現投資倒掛的里程碑式轉折,即海外投資總額反超引資總額,當年海外投資就在1000億美元以上。預計2025年起,中國將達到每年3000億美元的海外投資水平,追上美國現有水準。

  俗話說,無利不起早。眾多發達國家追捧亞投行自有盤算。亞洲與發達國家發展階段不同,經濟和資源互補,這足以讓眼前資金缺乏,但制度建設完善和管理人才充裕的發達國家享受紅利。“觀察者網”依據相關研究指出,除市場規模、勞動力市場效率、宏觀經濟環境等有限方面,亞太國家和西方發達國家較為接近,但在基建、制度、創新、商業成熟度、技術就緒度、金融市場發展、高等教育和培訓乃至健康和基礎教育等方面,發達國家領先幅度較大,基礎投資所需或帶動的相關服務和貿易,將是其看好亞投行巨大蛋糕的“著利點”所在。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