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IMF:人幣明年入SDR可期

                                                                           2015-04-18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在IMF與世界銀行2015年春季會議期間表示,中國的經濟改革計劃,包括開放資本帳戶以及深化金融市場的措施,會使得中國加入IMF一攬子貨幣特別提款權(SDR)的可能性增加。人民幣很有可能在明年1月起被納入SDR。有分析稱,當前IMF的政治環境對中國更有利,據信全球已有30多家央行把人民幣納入其外匯儲備貨幣。眼下的問題已不是人民幣應否是國際儲備貨幣,而是它在多大程度上扮演著全球主要貨幣的角色。

  人幣可使用性將成評審重點

  拉加德曾在今年年初表示,中國加入SDR僅僅是時間問題。而當前的SDR貨幣包括美元、日圓、英鎊以及歐元。今年年底,IMF將審核一攬子貨幣構成,評價這些貨幣是否滿足IMF的標準。IMF評估SDR的第一次非正式會議將在下月舉行,隨後在今年秋季將會舉行正式的評估會議,在明年1月便可得知結果,而任何變動都需要IMF執行董事的多數人同意(即24位執行董事中的70%至85%的人數同意才可實施)。加入SDR意味著該國貨幣能成為官方國際存儲資產。

  拉加德表示,她在上月訪華期間曾與中國官方談及SDR問題。她表示,中國官方對於加入SDR態度積極,並且清楚地知道需要在貨幣政策、金融領域做出哪些改變。IMF將與中國官方就此事保持密切溝通。據悉,IMF的SDR評審當前主要有兩個標準:一是貨幣發行國的貨物和服務出口量,二是該貨幣的可自由使用程度。而後者是人民幣加入SDR比較大的障礙。

  拉加德強調說:「沒有人在懷疑中國能否在出口貿易規模上滿足標準,人民幣的可使用性將成為評審的重點。」不過,中國官方需要作出更多努力。

  美:人幣匯率幹預顯著減少

  與此同時,美國財政部長傑克盧16日在美國國會參議院金融委員會作證詞時指出,過去一年中,中國對外匯市場的幹預已經「顯著減少」。不過,奧巴馬政府打算繼續鼓勵中國向市場決定的匯率機制轉變。傑克盧還說:「我們會繼續基於G20、IMF和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下的多邊和雙邊機制,進一步促使國家們采用市場決定的匯率機制,以及確保對貨幣紀律的承諾。」而實際上,為了加入SDR,中國當局也並無讓人民幣貶值的意願。無須實現「完全自由兌換」

  彭博社的經濟學家漢德森指出,人民幣很有可能掃清剩餘障礙,如願以償在明年1月加入SDR。在2010年上次對SDR籃子進行評估的時候,IMF以人民幣不可自由使用為由將其拒之門外,而當時的政治環境也不利於中國。人民幣貿易結算額很低,而且是單向的,使得中國龐大的外匯儲備承受著更大的上行壓力,但如今,人民幣的可用性大幅提高,中國還擴大了人民幣交易浮動區間,在岸人民幣估值上升。

  IMF最近的2014年第四條款評估報告顯示,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升值,與基本面保持一致,不過升值幅度尚不足以消除其「中等低估」(5%至10%)的狀況。而為了滿足IMF對SDR貨幣是「可自由使用」貨幣的要求,人民幣不需要實現完全自由兌換。根據IMF協定第30條,人民幣只要滿足「事實上在國際交易支付中被廣泛使用」,並且「在主要外匯市場上被廣泛交易」的條件即可。

  IMF世行與亞投行合作積極

  IMF和世界銀行春季年會將於當地時間17日至19日在華盛頓舉行。16日,拉加德和世界銀行行長金墉(下圖)分別舉行記者會,兩人一致表示計劃與中國倡導的亞投行展開合作。

  拉加德說:「關於建立一個完全致力於地區基建投資的機構這一提議非常有吸引力,亞洲地區並非需求短缺,而是缺少潛在的項目,亞投行是一個非常受歡迎的機構,IMF當然打算和它合作。」金墉則說:「我之前已經說了多次,世界銀行歡迎亞投行。發展中國家的基建需求非常巨大,亞洲的基建需求也很大,亞投行可以滿足從中國到中東地區的基建需求。所以我們非常期待能與亞投行非常密切地合作,我預計未來我們可以在很多項目上就共同融資或其他方面展開合作。」

  世行冀提供專業技術支持

  截至今年4月15日,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國確定為57個,包括除了美國、加拿大、日本之外的主要西方國家,成員遍及五大洲。世行在合作計劃方面,金墉提出一些建議說:「由於世界銀行當前在專業技術方面強於亞投行,我認為在亞投行創建早期,世界銀行將會在項目準備階段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如亞投行可以成為世界銀行全球基礎設施基金的共同投資者。在早期應該是這樣的合作方式,但現在我們仍然在等待,看看亞投行主要做什麼,有怎樣的產品,然後世界銀行將就此與亞投行展開合作方面的討論。」

  在被問及世界銀行如何適應不斷崛起的中國時,金墉表示,中國當前在世界銀行內部有非常強的話語權,實際上,中國和世界銀行的合作關系已經越來越強大,特別是去年。中國已經向世界銀行表明中國計劃在未來幾年大幅增加銀行借貸,世界銀行也在與中國合作改善醫療體系,世界銀行期待繼續與中國保持非常密切的合作關系。

  美日對亞投行續持觀望立場

  正在華盛頓出席G20財長會議的日本財相麻生太郎,當地時間16日與美國財長傑克盧舉行了會談,雙方共同確認對於中國主導的亞投行將繼續采取協調和旁觀的立場。

  在30分鐘的會談中,雙方均表示,亞投行的組織運營和貸款基準方式等都還存在著許多不透明性,因此日美兩國將繼續采取觀望態度。兩國外長還一致認為亞投行只有與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相協調,才能發揮其積極的作用。麻生太郎稱,日美均贊成和亞投行展開合作,以幫助亞投行在管理、債務可持續和環境考量上具有國際標準,來提高運營的公正性和透明性。

  現有機構或展開貸款合作

  麻生太郎曾在上月31日表示,仍然對加入亞投行一事持「非常謹慎」的態度,因為日本對亞投行的管理、債務可持續、環境以及安全性感到擔憂,除非亞投行是安全的,不然日本「別無選擇」只有對加入一事非常謹慎。共同社本月7日獲得的一份日本政府文件則暗示,日本不排除未來加入亞投行的可能性,並要求中國承諾進行公正透明的運營。

  麻生太郎在華盛頓時還表示,日美也一致認為,世界銀行及亞洲開發銀行等全球性機構有可能與亞投行進行貸款合作。被問及人民幣應否被納入SDR時,麻生稱同意IMF總裁拉加德的觀點,即構成SDR的貨幣需要按照國際標準進行交易。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