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IMF官員:不會爆發區域性金融危機

                                                                            2015-10-09

 

 


  當前,美聯儲加息在即,中國轉型導致經濟增速放緩,外債敞口大的新興市場脆弱性上升。就短中期而言,究竟“危機論”會否重演?

  針對上述問題,IMF[微博]金融顧問兼貨幣與資本市場部主任維納爾斯(JoseVinals)接受了《第一財經日報》和第一財經電視的聯合專訪。他表示:“可能不存在區域性金融危機的風險。當前,新興市場的狀況較當年大為改觀,外匯儲備更充足,央行[微博]更加關注價格穩定,公債發行紀律較此前更完善。雖然新興市場存在一定的脆弱性,如公司杠桿問題、增速較慢,但絕對稱不上是地區性金融風險。”

  就中國而言,他認為中國在實現經濟再平衡、“去杠桿”的過程中面臨諸多挑戰,但中國有能力順利應對。

  中國面臨三大轉型挑戰

  當前,各國對中國需求放緩所帶來的影響表示擔憂。因而中國能否順利應對內部轉型的挑戰也成了此次秋季年會關注的焦點。

  維納爾斯表示,中國已經成為了全球核心成員,其在當前的轉型過程中面臨三大風險:一是經濟再平衡過程中面臨的宏觀經濟挑戰,即從投資驅動型向消費驅動型增長模式轉變的同時,如何確保經濟增速不會下滑太多;同時,中國杠桿度上升,即債務風險擴大,因此如何有序地“去杠桿”(orderlydeleveraging)也是一大挑戰;最後,中國需要向一個更為市場化的金融體系轉型。

  他表示:“三者總起來挑戰著實不小,途中將會經歷波折,但我們相信中國能夠成功應對挑戰。”

  此外,中國股市此前經歷了一輪大波動,監管層的介入也使金融維穩成了第一要務。IMF最新的《全球金融穩定報告》(GFSR,下稱“報告”)也聚焦了中國資本市場。

  維納爾斯告訴記者:“當我們身處自由市場之時,就不要對股價漲跌過度恐慌,波動性是市場的本質,關鍵要確保類似波動不會導致系統性風險。因此,任何形式的金融市場化改革都需要配套措施,即改善監管結構,以確保市場波動不會對金融穩定造成負面沖擊。”

  “盡管當前中國股市由于一些風控措施而受到限制,而一旦監管框架逐步到位,今後股市運行就可以更為自由化。”維納爾斯表示。

  美聯儲加息可能是“好消息”

  由于當前全球市場不確定性升級,遲遲不見落地的美聯儲加息也始終是懸在新興市場之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維納爾斯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加息代表美國經濟走強,可不要忘記這是一個好消息。因為美國進口量會逐步擴大,需求的復蘇對其他國家是一大利好。此外,盡管美聯儲主席耶倫在多個場合表示將于年內加息,這將帶動美元進一步走強,並意味著美元融資成本將會走高,但不要忘了,美聯儲也強調加息過程將是漸進的,激進加息的場景可能不會出現。”

  報告也指出,隨著加息的各項前提條件基本實現,美聯儲也做好了加息的準備。加息應有助于減緩過度承擔金融風險行為的進一步累積。信貸條件在改善,信貸需求在增強,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對歐洲央行政策的信心。公司部門暫時表現出改善的跡象,這將促進投資增長和經濟風險承擔,包括在美國和日本,只是起點水平較低。

  不過,他也警示了加息所隱含的風險因素。“盡管不會激進加息,但我們不能預計的是,市場利率(尤其是長期利率水平)將會對貨幣政策收緊作出何種反應。風險在于,一旦美國甚至是其他地區長端利率突然飆升,這將造成金融市場波動,新興市場要為應對波動做好準備,包括資本外流,畢竟發達經濟體的增長勢頭要強于新興市場。”

  不會發生區域性金融危機

  說到美聯儲,“新興市場危機會否再現”已經成了“膝跳反應”。對此,權威的IMF究竟如何判斷?

  對此,維納爾斯較為肯定地表示,新興市場的外債水平的確值得擔憂,且經濟增速不盡如人意,但這絕對稱不上是區域性金融危機。

  “盡管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增長,預計會連續第五年下滑,但很多新興市場提高了匯率靈活性,增加了外匯儲備,在更大程度上依靠外國直接投資資金和本幣對外借款,並普遍加強了政策框架,因此其抵禦外部沖擊的抗風險能力已經增強。”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投資研究室主任張明認為,新興市場國家外匯儲備更高了,哪怕是印尼和馬來西亞,雖然馬來西亞貨幣貶值很厲害,但是其經常賬戶沒有很大問題,所以貨幣貶值並沒有對宏觀經濟和貨幣市場造成很大負面影響。”

  維納爾斯建議,新興市場管理當局需要做的是定期監測公司外幣敞口,包括衍生工具頭寸,並使用微觀和宏觀審慎工具來抑制杠桿和外債的過度累積。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