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2016可能出現的五大“黑天鵝”事件

                                                                            2015-12-31

 


  若用一個字來總結2015年的全球市場,那便是“跌”——大宗商品價格、新興市場貨幣、股票市場無一不跌。到了歲末之際,展望即將到來的2016年,今年這種“跌跌不休”的情況很可能會繼續。近期,包括法興在內的多家投行已經開始整理明年可能出現的十大“黑天鵝”事件,而本報也特此整理總結出其中被多次提及的五個事件。

  1、油價繼續暴跌或意外飆升

  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OPEC)預計,直到2040年油價都不會回升到100美元/桶,華爾街各大投行對當前位于35美元附近的油價也繼續看跌。油價持續下跌已令能源企業以及為其提供貸款的銀行和投資者備受打擊,讓一些投資者惶惶不安。

  更令世界市場對油價心灰意冷的是,沙特阿拉伯近日擺出一副“打持久戰”的姿態——大幅降低2016年財政預算,並削減能源補貼、上調國內燃油價格。這些都表明,沙特準備好接受油價長期處于低位,以此繼續向海外高成本競爭對手施壓。

  分析師指出,一旦石油及其他商品價格未能走堅,隨著這些類股獲利跌勢擴及金融企業和供應商等,通縮將有蔓延的風險。

  但另一方面,即使油價在未來意外回升,也未必是好事。彭博社對行業人士的訪問發現,只有當這些情況出現時,油價才會飆升至100美元: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對中東產油國的戰略基礎設施發動攻擊,尼日爾三角洲產油國、委內瑞拉以及阿爾及利亞出現政治動蕩,沙特以及其他OPEC成員國無法進一步提升產能以抵消供應端面臨的沖擊導致原油供應短缺等。

  然而,一旦原油市場發生此類情況,美聯儲剛剛啟動的加息周期可能被迫中止,中國經濟也將遭受重創,而核能以及新能源行業則將因此受益。

  2、英國退出歐盟

  從今年6月以來,英國《獨立報》每月對2000名英國公民進行統計調查。在11月調查中,首次有超過50%的被詢問者表示贊同“英國退出歐盟”,而贊同繼續留在歐盟內的公民比例為48%。

  今年5月英國首相卡梅倫贏得大選後,英媒爆出首相官邸人士的消息,稱卡梅倫可能將退出歐盟的公投提前到明年,以避免與2017年法國和德國的大選“撞車”。

  卡梅倫此前曾致信歐洲理事會,就歐盟改革提出英國主張的四大目標,並稱如果無法與歐盟達成協議,英國將“重新思考”其歐盟成員國身份。

  法興認為,英國退出歐盟可能令其他歐洲國家的經濟產生連鎖反應。一旦英國開啟退歐談判,國際銀行和對沖基金必定因希望將投資留在歐盟這一自貿區內,開始從英國撤離,制造企業也向外轉移。投資者靜觀退歐後的英國前景,大蕭條即將來臨。

  隨後,這將導致英鎊暴跌,英國富時100指數崩盤,而英國央行行長卡尼為阻止資本外流,也將被迫加息。蘇格蘭可能開啟新一輪獨立公投,加速英國債券價格下滑。

  不過,此前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曾公開表示,英國退歐不會發生。

  3、中國經濟增速放緩

  一些分析師認為,包括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國家在內,2016年全球最大的經濟風險是中國經濟減速。這既說明了中國在世界經濟體系中的重要作用,也指出了中國經濟面臨的壓力和挑戰。

  2008年金融危機過後,中國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領航者,以自身增長為全球經濟做出了重要貢獻。數據顯示,2008-2013年五年間,中國貢獻了全球總GDP增長的37.6%,2014年的貢獻是27.8%。2015年以來,中國經濟增長有所放緩,但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依然達到30%。

  進入2016年,國際金融危機深層次影響還將繼續,世界經濟仍然處在深度調整期。花旗經濟學家今年9月報告預計,未來兩年,以中國為首的新興經濟體有40%的可能性讓全球陷入溫和經濟衰退的低谷,明年中左右全球實際GDP增速降至2%甚至更低。

  一旦到了明年中國經濟增速仍持續放緩,亞洲股市將難以避免受到重創,油價可能會因海上供應遭到幹擾而上漲,中美軍工企業股票將會受益。

  4、美聯儲加息步伐與美國大選

  美聯儲在12月16日宣布首度升息,且強烈暗示未來將緩步升息,股市當日大幅勁揚。但美聯儲倘若在未見通脹上揚或獲利回升的情況下持續加息,則將打壓股市。“升息將成為一項持續性的疑慮,”Solaris集團投資長蒂姆·格里斯克表示。且隨著利率上揚,與債券等資產類別相較之下,股票可能變得較缺乏吸引力。

  另一方面,美國大選有可能造成政局失穩乃至金融大崩壞,繼而重創股市。事實上,股市每逢總統大選年通常會有較佳的表現,根據Stock Trader's Almanac數據,自1950年以來的16次總統大選年中,標準普爾500指數在當中的13年上漲。

  但華爾街分析師懷疑2016年可能是一個例外,因為存在著特朗普及桑德斯這類黑馬候選人。特朗普是改革美國稅法、收緊移民政策、擴充美國武裝部隊等極端爭論的主張者。“候選人如果越是極端,則往往較不受股市歡迎,”德盛安聯資產管理美國投資策略師克里斯蒂娜·胡勃爾表示,她預期年內的選舉活動將加劇市場波動。

  5、中東動蕩加深

  華爾街受訪策略師中有多位將恐怖主義或中東動蕩局勢列為他們認為的2016年股市最大風險。“顯而易見的風險是發生某種地緣政治事件,導致旅行和貿易禁令。這種情況可能發生,”Federated Investors股票投資主管史提夫·奧特表示。任何被認為是具有恐怖主義性質的公眾事件,都可能阻止消費者外出。

  前面提到,盡管油價自由落體式下跌不利于股市,但反過來也並不一定有幫助。而中東發生系統性危機便是輕松推高油價的一種可能根源所在,繼而也將提高消費者和企業成本。

  若以色列襲擊伊朗核設施,將會加劇中東政治動蕩,六國核談判結果也將付諸東流。這將導致油價、金價上漲,伊朗石油貿易遭受重創,歐洲油企也將受到影響。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