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全球央行競相寬松:解藥還是毒藥?

                                                                           2016-02-17

 

 

  貨幣首腦間的聯合行動,曾被視作金融風暴中投資者的福音,無論是購買債券、大膽承諾或是提及負利率,他們令投資者和民眾信服,這些政策足以幫助經濟脫離衰退。

  然而,伴隨市場自今年初以來陷入愈發顯性的波動,更大力度的寬松似乎已經成為多個重要經濟體決策者嘴邊的熱詞。即使是在邁向政策正常化路途上處于領先位置的美聯儲,也在上周提及了負利率這個詞。

  瑞典、瑞士、歐洲、日本……一個個經濟體央行與負利率的觸碰如今不再被視作完美的“救星”。依舊疲弱的經濟增長及不穩定的通脹數據令這些政策處于尷尬境地。

  外媒觀察指出,投資者如今發現,這種寬松行為似乎看不到盡頭,中央銀行家們正在把事情變得更加糟糕,而不是更好。在一些分析師眼中,這甚至是星球大戰中絕地武士的“詭計”,世界正站在貨幣戰爭的邊緣。

  負利率成為高頻詞

  最新的重要寬松行動來自瑞典央行,該行在上周決定將指標回購利率由負0.35%進一步下調至負0.50%,並表示會將來自到期債券及其資產組合付息的資金進行再投資,實際擴大了央行債券購買計劃。

  瑞典央行的舉動是為了對抗通貨緊縮和貨幣升值的雙重威脅,但紐約時報分析認為,這被許多投資者視作是一種悲觀的信號。因為這一最新跡象表明,全球央行正朝著一輪競爭性貨幣貶值邁進。

  這種悲觀並非空穴來風,多家央行都在近期傳遞出寬松的信號。美聯儲主席耶倫上周出席國會聽證會時表示,如果需要更多寬松政策,美聯儲會研究負利率。

  日本央行在上個月已經正式宣布加入負利率的行列。率先實行負利率的瑞士央行似乎也不願意停下繼續寬松的腳步。該央行行長喬丹近日表示,不排除將利率在負區域進一步調降的可能性。他表示,瑞士央行的貨幣政策旨在削弱瑞郎,為了這個目標采取負利率,並做好幹預外匯市場的準備。

  而鑒于歐元區經濟數據表現低迷,為進一步寬松貨幣政策提供了支持理由,令外界對于該行寬松預期持續升溫。歐洲央行執委科爾上周表示,若通脹預期下降,歐洲央行將采取行動,有可能在3月推出進一步寬松舉措,並且正在考慮資產購買的類型和規模。

  丹斯克銀行分析師亨尼伯格預期,歐洲央行將在今年3月份的會議上下調存款利率10個基點,同時引入2級存款利率體系並且提前擴大當前的量化寬松計劃。該行此前僅預期存款利率下調10個基點。

  絕地武士的“詭計”

  丹麥和瑞士在2015年初率先實行負利率政策,以對抗囤積兩國AAA評級資產的投機客。但在分析師眼中,歐元區的負利率政策一直不算成功。

  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2015年四季度歐元區經濟增速持平第三季,相較上半年呈現放緩。另一項數據顯示,在同一個月,歐元區工業生產較上月下滑1%,較上年同期下滑1.3%,均弱于分析師的預期。

  紐約時報分析認為,負利率不僅不利于銀行利潤和貸款的前景,他們還讓儲戶感到更多恐懼,這會阻礙中央銀行達到目標,央行的本意是讓人們消費,而不是囤積。而這有可能進一步導致經濟衰退。

  路透社也指出,實施負利率的一個明顯副作用,是毒害銀行的業務模式和證券價格。大環境看起來是,全球利率將進一步走向前所未知的水平,這將愈發減少銀行業收入,削弱它們作為金融中介的業務模式。

  “央行首腦們目前的做法就像是星球大戰中絕地武士的詭計。”法國興業銀行駐倫敦的全球策略師阿爾伯特·愛德華茲說,每個人都處于一場貨幣戰爭中,通脹預期正在崩潰。

  貨幣首腦需要耐心

  負利率時代也讓投資者們倍感擔憂。路透社認為,最近幾周銀行債券與股市受挫,讓許多投資者覺得負利率現在成了問題的一部分,而不是解決問題的手段。此外,更加寬松的貨幣政策可能刺激借貸需求,並導致房地產市場過熱,這可能會阻礙經濟。

  摩根大通則表示,負利率可能會損及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及凈息差,而這樣的擔憂造成當前全球市場更加震蕩。但是,利率的下限遠低于許多人的假設。

  智庫機構歐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尼爾·格羅斯近日在世界報業辛迪加網站指出,負利率有利于債務國而不利于債權國,因此全球經濟危機之後所引入的負利率刺激了美國和英國的復蘇,但對于歐元區和日本基本上沒有什麼效果。

  他指出,央行行長應該是有耐心的。事實上,經濟學家之所以支持央行獨立全球潮流,正是因為央行行長較少渴望刺激短期經濟增長。但央行行長們似乎耐心並不好,為低通脹大傷腦筋,盡管產出缺口正在慢慢填補,美國和日本還實現了充分就業。債務國央行行長必須停止用更多可能不利于生產的貨幣寬松操縱經濟。相反,他們應該允許復蘇自己發展,即使它十分緩慢,並等待油價下跌的基數效應消失。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