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美国贫富差距拉大 中产日渐囊中羞涩

                                                                           2016-05-20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日前公布的研究报告显示,自2000年以来美国大都市普遍出现中产阶层萎缩,收入不平等的状况进一步加剧。报告显示,从2000年至2014年,美国229个大都市区中有203个出现中产阶层占总人口比例下降的情况。从全国范围来看,美国中产阶层占总人口比例从2000年的55%缩减至2014年的51%。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美国中产阶层的缩水不仅是经济不景气所致,也反映出政策和制度层面的失调。

  收入缩水,昔日风光不再

  居住在康涅狄格州一个小镇上的安女士年纪已过五旬,自己开一家设计公司。

  早晨6点多,安女士就出门了。“今天7点半有一个客户要见面。”她说。公司离家约20公里,安女士每天开着自己的奥迪A4轿车上下班。

  安女士的男友斯先生在家负责两人的一日三餐,照顾家里的两只猫和一条狗,同时还开个家庭旅馆,增加点收入。多数时间斯先生会在家看书。

  安女士出身大户人家,就在这个镇子出生、成长。离婚后她买了现在的房子,当时的房价大约是40万美元。如今安每月还房贷的压力依然不小。

  安说到斯先生当年如何风光,记者深以为然。他家的衣柜里挂着数百条领带,全是世界知名品牌;另一间房里挂了半屋子的衬衣,还有一柜子的西装,都十分笔挺考究。

  斯先生曾任美国一家投资公司的亚太副总裁,常驻日本多年。后来,公司被兼并了,又经历了金融危机,斯先生便闲居在家。

  斯先生开的是一辆旧宝马,车龄在10年以上,坐垫已经破烂不堪。

  记者看到,作为一个家庭旅馆,厨房的水龙头坏了,他们用胶带粘着凑合用,橱柜里的锅几乎没有一口是新的。回忆起过去的经历,安和斯两人眼神里流露出一丝黯然。

  埃哈德夫妇住在马萨诸塞州东部一个小镇,两人都是教师,先生在中学任教,太太在小学任教,最近刚刚退休。他们共有4个孩子,三男一女,女儿最小,中间两个是双胞胎。双胞胎的出生让他们有了计划外的负担。以两份普通教师薪水来维持一个六口之家,日常开支捉襟见肘是常态。

  “除了正常上班,我俩还要兼职上课,每个假期都有辅导班,从来没出去旅游过,也不休节假日。孩子们利用假期打工,上学期间也要想方设法挣钱。4个孩子同时读大学是我们最困难的时候。” 埃哈德先生说。

  埃哈德夫妇住的是独栋房,屋里没什么像样的家具,电视机还是老式的“大厚疙瘩”。埃哈德太太说,4个孩子虽然都已工作,但都要偿还学贷,至少10年不会轻松。

  经济不振,前景难言乐观

  安女士与埃哈德两个家庭算是美国典型的中产阶层。透过这两个家庭,可以看出美国中产阶层发生萎缩的背后原因。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最近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和联邦储备理事会提供的数据,对美国中等收入给出一个大致定义,即一个三口之家年收入相当于全美平均家庭年收入的2/3到两倍,即属中产阶层。按2014年的标准,大约为年收入4.2万美元至12.5万美元。

  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还表明,美国家庭的私人债务从1980年的9300美元提高到2015年的6.52万美元。同时,2/3受高等教育人士的平均债务是2.66万美元。

  与此同时,中产阶层家庭面临的各项开支在不断上升。仅以公立大学的学费为例,从2008—2009年度到2014—2015年度,扣除通货膨胀因素,美国公立大学的学费上涨了21%。

  美国《大西洋》月刊最近一项针对美国人的调查表明,在面对“如何支付一笔400美元的应急费用”这一问题时,47%的受访者称需要借款或者变卖东西才行。

  记者曾听一位理财分析师算过一笔账。一个典型美国家庭每月的固定开支包括房贷、医疗保险、养老保险、人身保险、孩子教育,还有日常生活开支,支付完这一张张账单,许多家庭成了“月光族”。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统计,2015年美国成年人口的50%为中产阶层。但与1971年时的61%相比,中产阶层人口比例在下降。而高于中产阶层收入的人群占比则从1971年的14%上升到21%,低于中产阶层收入人群占比同期从25%上升到29%。1983年,高收入人群家庭拥有的财富约为中产家庭财富的3倍,而2013年则达到7倍。

  “过去几十年中,亲富人的政治决策热衷于减税,导致用于中产阶层接受教育的资金减少。大学费用高得离谱,使得人们难以完成高等教育。这种不平等的长期存在,也剥夺了缺乏经济优势者的上升空间。”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副会长兼政府研究部主任达雷尔·韦斯特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说的这番话,是对中产阶层缩水原因的一种剖析。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