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全球重心東移,西方霸權式微

                                                                            2016-08-15

 

 


  在中國歷史上,中國人往往將到訪中國宮廷的外國人當成“蠻夷”對待,認為他們理應向中國皇帝朝貢。這與現代中國領導人對外交往的方式存在遙相呼應之處,正如2013年11月我作為一群外國訪問者中的一員,在北京受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接見時所發現的那樣。這些訪問者中有很多顯赫人物,其中包括英國前首相戈登?布朗(Gordon Brown)和意大利前總理馬里奧?蒙蒂(Mario Monti),還有多位西方億萬富翁。然而,這些外國大人物卻被當成小學生一樣對待。
 
  首先,我們被引入人民大會堂空曠的中心區域;之後被排成一排坐在長凳上等待與習近平合影。過了一會兒,習近平大步走進房間,與眾人握手(“我觸摸到他了,”著名學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裝作敬畏的樣子驚嘆道),隨後擺姿勢合影。
 
  幾分鐘後,習近平開始講話。他坐在宴客廳的中間位置,身後是一幅巨大的壁畫(上面畫著長城),頭頂懸掛著吊燈,一眾西方前領導人在他身前排成半圓形。他在演講一開頭就這樣提醒訪問者:“中國是一個有著5000多年歷史的文明古國”。從某些角度而言,這是一句套話。不過,中國意識到自己有幾千年歷史,這種自知自覺從根本上影響著這個國家對自身的理解。這種自知自覺也不可避免地意味著中國在某些方面把美國視為後起之輩——一個建立不足250年的國家,其歷史甚至比中國大多數朝代存在的時間都短。
 
  習近平對重建中國財富和實力的決心是其講話的主題。他最喜歡的口號之一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他曾多次在外國聽眾面前提到這個口號。但是他也急于安撫他的聽眾——中國的崛起不會導致它與外界的沖突。“我們需要共同努力,避免落入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新興大國與守成大國之間具有破壞性的緊張局勢,”他堅稱。
 
  習近平提及“修昔底德陷阱”,表明他(或他的下屬)一直關注著美國有關中國崛起的辯論。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借用古希臘史學家修昔底德的理論創造了這個詞。修昔底德指出,公元前5世紀雅典和斯巴達之間的戰爭,是由斯巴達對雅典崛起的擔憂所引起。艾利森發現,自1500年以來,共出現過16次守成大國和新興國家相對抗的情況,其中有12次最終導致了戰爭。
 
  盡管習近平試圖打消人們的疑慮,但是美中之間的戰略緊張局勢無疑正在升溫。過去一年,中國試圖通過在南中國海上建造人工島嶼和軍事設施,來強化其對南中國海大部分區域具有爭議性的領土主張。作為回應,美國海軍故意駛過了爭議海域——激起北京方面憤怒的言辭回應。
 
  美中之間的對抗是國際政局最突出、最危險的議題之一。但是東亞日益加劇的緊張局勢只是大局的一部分。奧巴馬執政期間的特點是,全球出現了一系列挑戰西方對國際政治主導權的事件。在中東,20世紀初主要由英國和法國建立、在1945年後由美國維持的國家體制,如今正在暴力和政治混亂中崩塌。在歐洲,2014年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標志著自1945年以來歐洲大陸上首次出現武力吞並領土的事件。
 
  這些事件看上去是地區性危機,貫穿其中的的紅線則是,西方越來愈無力作為穩定和力量的標桿,在這個混亂的世界里發揮維持秩序的作用。在美國,批評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的人往往主張,西方的弱勢要怪奧巴馬本人。但事實上,這背後有更深層次的歷史因素在起作用。自從歐洲殖民時代開啟以來,在500多年時間里,在歐洲(後來是美國)發生的事情、做出的決定,左右著亞洲、非洲和美洲國家和人民的命運。但是,西方對國際事務長達數百年的主導如今正在走向終點。這種變化的根本原因是亞洲過去50年來經濟發展的出色表現。西方政治實力的基礎是其在技術、軍事以及經濟上的主導地位,但是如今這些優勢正在迅速消失。這一事態的後果眼下正在全球政治領域顯現。
 
  ……
 
  1993年,當我作為一名外國記者第一次來到亞洲時,以下這一觀點所描述的前景似乎仍然遙不可及:亞洲崛起有朝一日可能威脅到西方對地緣政治的主導。那時,中國正以兩位數的速度增長,但顯然仍是一個貧窮國家。即便在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城市上海,大街上的輕便摩托車仍多過汽車。浦東那些如今象征著這個城市財富的耀眼的摩天大樓,當時還只是建築師們的藍圖。即便在那時,中美之間也存在著軍事緊張局勢。但當北京方面1996年試圖通過在臺灣周邊海域試射導彈來威懾這個“反叛之省”時,美國迅速向該地區派出航空母艦——結果北京退讓了。那時,美國毫無疑問仍是世界唯一超級大國。
 
  二十年過去了,如今中國正以越來越大的決心挑戰太平洋地區的力量平衡。但要真正理解我們正在經歷的這個時代的意義,需要回到歐洲開始帝國主義擴張之前的那個時代。15世紀伊始,中國和伊斯蘭世界經濟、政治的實力與先進程度,至少與歐洲水平相當。伴隨15世紀90年代歐洲偉大的航海探險活動,全球力量平衡開始傾斜。1492年,受雇于西班牙王室的熱那亞探險家克里斯托弗?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mbus)橫穿了大西洋。1498年,葡萄牙探險家瓦斯科?達伽馬(Vasco da Gama)到達了印度。
 
  隨後幾個世紀,歐洲在軍事、航海及工業技術方面的優勢使得部分歐洲國家建立起全球帝國。到20世紀初,僅大英帝國就覆蓋了全世界近四分之一的陸地面積。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