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全球最大對沖基金“炮轟”美聯儲加息政策

                                                                            2016-10-10

  

  
  全球最大對沖基金的創始人Ray Dalio最近“炮轟”美聯儲的加息政策,稱利率上調100個基點將帶來一萬億美金的損失。
 
  據Zerohedge報道,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Bridgewater)的創始人雷·戴利奧(Ray Dalio)當地時間10月5日在第40屆央行年度研討會上向紐約聯儲官員們做了一場非常精彩的演講。戴利奧質疑正統經濟理論,並指出那些曾經被歸類為邊緣的博客現在已經不再被人爭議:
 
  這並非一個正常的商業周期,我們可能正處在一個非同尋常的增長緩慢的環境。當前的貨幣政策工具的效果將越來越小,(經濟)下行的風險是不均勻的,未來投資收益將非常低。
 
  普通百姓,尤其是中低收入階層在面對經濟停滯不前時顯得急躁,這將帶來危險的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
 
  戴利奧進一步指出,2008年金融危機遺留下來的債務泡沫並未消失。相反,其規模已增至令人吃驚的程度。“目前最大的麻煩是,一個債務周期能榨取的東西就這麼多,而大部分國家已經接近這個極限。”
 
  盡管潛在的(債務)癥狀一目了然,但是,想要制定出有效的解決方案並非易事。恰恰相反,實則難上加難。戴利奧表示:“當我們做預測的時候,我們認為融資難的狀況將愈發加劇,這是由于高債務水平、巨大的養老金和醫保負擔,而這兩個因素又導致收入增速、投資回報低以及負債加速增長。由于人口因素,比如嬰兒潮一代正在從工作、交稅人群變為退休、享受醫保的人群,大部分國家將面臨養老負擔和醫保負擔遠大于其債務水平的困境。”
 
  這里,橋水創始人戴利奧簡單解釋了該體制不能長久的原因。“盡管債務被債權人視為一種資產,但其從根本上說對債務人是一種責任。債權人通常認為,其持有的資產可以被出售並購買東西,因此他們相信可以不用工作也具有購買力。類似的,退休者預期他們將不用工作就能獲得被承諾的養老金和醫保金。因此,所有這些人都預期自己未來不勞動也能獲得巨大的購買力。與此同時,工人們希望獲得與其付出相對等的購買力。但是這幾方不可能同時被滿足。”
 
  而這些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就是,我們如今看到大多數央行官員努力把利率壓低到對儲戶沒有吸引力的程度,他們將債務貨幣化並購買更具風險的資產來減輕債務壓力,從而刺激經濟。作為投資者,我們很少能看到,某一市場能像當前債券市場一般被極度高估,後者已經逼近極限。因為負利率債券的收益率是存在極限的。債券市場的預期投資回報相對于其風險來說已經非常差。
 
  在實際市場中這意味著什麼呢?簡言之,債權持有人將因為久期(duration)將承受許多痛苦。“只要利率上行的速度略超當前市場預期,那麼債券和所有資產價格都將遭遇重創,因為他們對于用于計算未來現金流的帖現率非常敏感。由于利率走低,所有資產的有效持有時間都已被延長,因此它們對價格更加敏感。”
 
  比如,如果美債收益率走高100個基點,那麼全球債市就將面臨1981年債市崩盤以來最慘痛的下跌。由于超低利率已經反映在了所有投資資產價格里,利率上升100個基點也將使這些資產價格遭遇重創。
 
  這是迄今為止戴利奧(對債市)發出的最明確的警告。
 
  當然,老讀者對此並不感到新鮮。早在6月,我們網站上就已刊登了一篇債券市場大量久期風險敞口(duration exposure)的文章,並解釋了“為什麼美聯儲陷入困境:加息1%將造成高達24萬億美元的損失?”
 
  根據高盛評估數據顯示,1994年,該債券指數的平均收益率為5.6%,而目前只有2.2%。債券息票的降低意味著現在來自于本金的債券現金流成比例地增加了。
 
  以下是關于利率增加1%將如何導致數萬億損失的計算。
 
  包括國債,聯邦機構債券,抵押貸款,企業債券,市政債券以及ABS在內的所有美國債券,總面值達到了40萬億美元(證券業和金融市場協會)。巴克萊美國綜合債券指數的總面值相對小一點,達到了17萬億美元,而該指數不包括如短期的貨幣市場等類別的債務。為了讓數據看起來更舒服,高盛使用巴克萊未償債務標準,盡管高盛承認這可能會造成損失評估保守。但無論使用哪種標準,按實際美元計的未償債務總額自2000年以來增長超過了60%。
 
  5.6年的久期(duration)加上17萬億美元的名義風險敞口,以及105.6美元的美元的債券價格表明,利率上升100個基點將轉換為1萬億美元的市值損失。這是對債券市場的一種較保守的估計。如果對債券市場規模做更廣泛地評估,使其升至40萬億美元,那麼對市值損失的估計就達到了2.4萬億美元。這一數字令人震驚,但1萬億美元的損失估計仍然非常巨大。
 
  比1994年債券市場拋售所造成的市值損失(經通帳調整後)要大了50%,也比非機構住房抵押貸款擔保證券市場迄今為止所累計的信貸損失還要大。
 
  高盛在6月初在對利率上升引發巨大損失的報告中總結稱:
 
  “即使加息沒有造成一個龐大的社會凈虧損,1萬億美元的毛損失估計結果也顯示,一些投資者(或投資企業)可能會面臨巨大麻煩。例如,在1994年的債券市場下跌中,抵押貸款衍生產品組合的虧損是導致加州橙縣破產事件的主要因素。總之,債務風險敞口總額的增加,加上債券久期的延長,以及可以說是昂貴的債券市場,都表明收益率上升的情況應當被列入風險投資經理的預期中。”
 
  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已預見了(美聯儲)加息將造成重大虧損,這一點顯而易見。
 
  如果在座的各位精英都承認美聯儲不僅陷入困境,同時加息將導致35年來最嚴重的損失,那麼戴利奧或許會建議:
 
  當前,不少風險更大的資產相較債券和現金更有吸引力,當然,鑒于風險因素,這些資產的價格也不便宜。如果這一局面繼續,類似黃金這樣的非金融性的財富儲存資產的吸引力將變得越來越大,尤其是匯率波動開始加劇的時候。
 
  至于拐點何時出現,我們拭目以待。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