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美聯儲48小時後行動,全球迎戰“加息沖擊波”

                                                                           2016-12-13

 


 美國去年底加息後,全球都在等待美聯儲主席耶倫扔下“另一只靴子”。如今,離這一刻到來已不足48小時。


    北京時間12月15日3時,美聯儲將公布利率決議,加息幾成定局。盡管市場已充分消化預期,但靴子一旦落地,全球股市、匯市、債市都難免再起波瀾。

  可以肯定的是,美國的加息進程才剛剛開始,這對于仍將維持寬松貨幣政策的全球其他主要央行將是一大挑戰,中國央行也將面臨大考。

  隨著近期CPI(居民消費價格指數)、PPI(生產者物價指數)回暖,疊加穩匯率、 抑制資產泡沫的考量,學界對中國加息的討論此起彼伏。仍存在下行壓力的中國經濟能否承受加息之重?隨著美元走強,中國央行又該如何管理人民幣的匯率預期?

  “維穩人民幣匯率預期、打破單邊貶值趨勢是當務之急。”中國人民銀行參事、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獨家專訪時表示,中國以美元計價的對外負債較高,美元走強的背景下,匯率單邊貶值預期強烈,不得不提前購匯償還短期外債,這反過來又強化了匯率的貶值預期。截至2015年末,我國短期外債高達9206億美元。

  野村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趙揚則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除了匯率,中國明年二季度可能面臨通脹挑戰。“PPI很可能超過5%,CPI則很可能大于3%,但收緊政策又會對國內經濟帶來比較大的挑戰,且究竟會對資產價格造成多大沖擊,這都是央行需要考慮的。”

  “強美元沖擊波”

  美元最近持續盤整,但上行勢頭未被打破,這也使得人民幣單邊下行的預期空前強烈。在岸人民幣對美元12日官方收盤價報6.9152,較上一日跌147點。

 

  全球主要央行近期的動向也都利好強美元。歐洲央行8日宣布延長將于明年3月到期的每月800億歐元的QE(量化寬松),明年4~12月每月購買600億歐元資產。歐元因此暴跌。

  大戲還在後頭。由于美國的通脹及就業數據早已達到加息門檻,美聯儲北京時間15日淩晨宣布加息已“板上釘釘”。耶倫若在當天的發布會上對于整體經濟作出樂觀表態,美元無疑將維持強勢。

  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公司的投資策略全球主管比爾頓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我對美國2017年的經濟前景仍較為樂觀,預計名義GDP(國內生產總值)將達到4%~5%的水平,實際GDP預計為2.5%~2.75%,已經超過潛在增長率,因此預計美聯儲明年加息次數為2~3次。”

  “各界擔心的是,如果美國下屆總統特朗普擴大財政赤字,通脹持續回升,美聯儲可能過快加息,對市場造成沖擊,但本屆美聯儲成員都較為‘鴿派’,其應該會進行多方面權衡。”比爾頓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我認為美元已經過于強勢,且強美元會自動對經濟產生一種收緊效果。”

  緊隨著美聯儲的步伐,北京時間15日20時,英國央行將公布利率決議,在英國脫歐前景尚不明朗的當下,預計仍將按兵不動。不過,英國脫歐後英鎊大幅貶值,刺激輸入性通脹飆升,這大大限制了進一步降息的空間。多數經濟學家預計今年英國央行不會再降息,下一步將會是加息。

  盡管如此,“有關卡尼可能最早在本周辭職的消息出爐後,這位英國央行掌門人的命運也開始受到關注。若辭職成真,英鎊可能會再遭重創。”易信金融總部中國區副首席交易官朱文灝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種種跡象表明,全球都無可避免地迎來“強美元沖擊波”。

  提前出手穩定匯率預期

  在強美元背景下,中國央行的匯率預期管理能力將面臨考驗。

  盛松成表示,“人民幣自由浮動”的確是各界學者所呼籲的,也是中國的長期目標,但實際考量更為復雜,在中國經濟基本面未變,但外部沖擊持續使人民幣貶值、單邊貶值預期強烈之際,必須“該出手時就出手”,打破人民幣單邊貶值預期、增強市場信心。

 

  他分析稱:“之所以要重視預期,是因為我國對外資產負債結構錯配嚴重,除中央銀行外,政府、銀行業和其他部門均為對外凈負債部門。人民幣單邊貶值的狀況除了造成中央銀行的外匯儲備流失,更讓其他部門背負更加沉重的債務。”

  其次,我國短期外債幾乎全部集中于私人部門。2015年末,我國短期外債9206億美元。其中,廣義政府和中央銀行短期外債僅162億美元,銀行短期外債5020億美元,企業和住戶部門短期外債合計約3041億美元。由于預期會影響企業的財務管理行為,匯率單邊貶值的預期可能促使私人部門提前購匯償還短期外債,匯率貶值的預期也因此被強化了。

  盛松成還表示:“明年1月起,居民將可以動用新一年的購匯額度(人均5萬美元),這在人民幣貶值預期的情況下,大眾出于資產配置和保值的考慮,可能在年初集中購匯,使人民幣貶值壓力進一步加強。”

  同時考慮到穩定預期需要一定的時間,盛松成表示,目前是穩定人民幣匯率預期的最佳時機。當然,未來究竟如何與市場溝通,這仍然是央行面臨的一大挑戰。

  中國加息與否引關注

  中國央行面臨的考驗不僅僅是匯率預期的管理,防通脹、去杠桿、抑制資產泡沫、維持金融穩定都是2017年的重中之重。

  人民幣貶值恰恰使得近期的通脹開始抬頭,各界也因此開始議論中國加息的可能性,並認為加息似乎也是一種維穩人民幣的手段,同時也能達到防通脹、抑制資產泡沫的目的。

  統計局9日公布的11月份通脹數據顯示,CPI從上個月的2.1%上漲到了2.3%,PPI則從上個月的1.2%跳升至3.3%。

 

  九州證券全球經濟學家鄧海清表示,如果經濟能夠確認企穩(重點觀察固定資產投資、房地產投資、企業主營業務收入),而通脹已經趨勢性上行,那麼央行是不是應當考慮適度加息?

  然而挑戰也隨之而來。“當美聯儲持續加息,中美利差持續收窄,這可能會給人民幣帶來壓力,這時中國是否要跟隨美聯儲抬高利率?但國內經濟復蘇又比較脆弱,這存在風險。”趙揚表示。

  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章俊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近幾個月由于經濟短期內周期性企穩,疊加供給側改革的去產能,導致上遊原材料價格飛漲,反映在數據層面就是PPI在歷經54個月的負增長之後轉正並持續上行。雖然短期內供需失衡推動的價格上漲導致去產能停滯,並使得在建產能加速投產,但我們認為,伴隨著明年二季度需求重新回落,屆時產能過剩問題將重新變得嚴峻,PPI也可能見頂回落。”

  盛松成則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加息條件尚不完全成熟,我所說的‘可以考慮加息’,是說各類因素積累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加息了。”

  盛松成曾在12月初的某峰會上首次提及中國加息的話題,但其“條件允許時,中國也可以考慮加息”被誤讀成了“近期該加息”。

  為何目前不適合加息?

  盛松成表示:“首先,中國經濟剛剛企穩,盡管今年全年GDP 6.7%基本可以實現,但明年復蘇勢頭尚不明晰,現在加息會傳出緊縮信號。經濟的穩定、實現可持續的復蘇非常重要。”第二,就外圍因素來看,“美聯儲說了一年都沒有加息,其實‘用嘴加息’的過程就是不斷釋放掉最終加息影響的過程,利大于弊。更重要的是,在美聯儲尚未行動、其明年加息進程尚不明確的情況下,中國無需搶先行動。”

  第三,中國貨幣市場已經開始收緊,十年期國債利率持續上行,“為何還要通過加息來釋放一個如此強烈的貨幣政策緊縮信號呢?”

  盛松成同時表示:“如果經濟復蘇勢頭持續,的確可以考慮加息,例如現在一年期存款利率1.5%,加息25個基點,就是1.75%。年底CPI突破2.5%、明年PPI突破5%也是有可能的。因此加息是有前提的——經濟好轉,通脹壓力加大。”

  盡管中國央行將在2017年面臨重重考驗,但其他央行又何嘗不是如此?就拿美聯儲來說,其面臨的將是史上最難以揣測的新總統,特朗普究竟將如何落實財政刺激將左右美國經濟增長、通脹的變化。此外,如何權衡加息的步伐,使其既能抑制通脹又不對全球市場造成猛烈沖擊,美聯儲面臨的挑戰也絕對不小。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