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2017:政治風險仍將左右匯市

                                                                           2017-01-09

   


  盡管2016年是一個不太可能的事情變成現實的年份,但在進入2017年之際,外匯投資者仍無法更好區分現實與假象。
 
  英國退歐(Brexit)和特朗普是對假設的嘲弄,破壞了投資者精心設計的計劃,並讓政治風險分析師成了去年最搶手的顧問。
 
  2017年第一季度,人們仍將明顯感覺到2016年的這兩大主題。1月20日,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將宣誓就任美國總統。到3月底,英國首相特里薩?梅(Theresa May)將已向歐盟致信,觸發英國的正式退歐程序,並顯示她的談判立場的一些元素。
 
  盡管如此,這兩個“既成事實”都不會讓投資者撥開迷霧,即便他們在2016年底的市場行為似乎表明,他們希望並期待情況會變得明朗。
 
  互聯網銀行瑞訊(Swissquote)的彼得.羅森施特賴希(Peter Rosenstreich)表示,“美元繁榮”在美國選舉後出現。特朗普承諾的財政政策和稅收改革承諾產生了“近乎魔力般的效果”:讓投資者相信貨幣政策將平穩收尾,全球增長將提速,企業利潤將得到提振。
 


  1、11月9日:唐納德.特朗普勝選,開啟美元漲勢。
 
  2、12月5日:英國最高法院開始審理英國政府就觸發《里斯本條約》第50條(Article 50)權限提起的上訴,這加劇了外界對于英國退歐的疑慮,促使英鎊匯率上漲。
 
  3、12月7日:中國外匯儲備進一步縮減700億美元,中國央行艱難阻止人民幣貶值。
 
  4、12月14日:美聯儲(Fed)加息維持了美元的漲勢。
 
  他認為,這給美國消費者帶來了一種虛假的富有和幸福的感覺,他辯稱,美國數據只是反映出一段大規模周期性低迷期間出現的暫時回升。
 
  羅森施特賴希表示:“我們仍懷疑,特朗普總統能否實現他一直誇口的近乎奇跡般的增長承諾。”
 
  英鎊最近的上漲也似乎表明,受到梅和她手下的部長級官員們較為柔和的言論的鼓舞,投資者預計英國退歐的前景將在2017年初變得更為明朗。
 
  然而,野村證券(Nomura)外匯策略師策略師喬丹.羅切斯特(Jordan Rochester)表示,梅的退歐計劃可能會“非常含糊,充滿希望,但缺乏具體的細節來保障政府的談判策略”。
 
  要想獲得更大確定性,投資者很有可能回到最近幾年他們更密切關注的事情上:經濟數據和央行的表態。即便貨幣政策的局限性意味著政策制定者是時候將全球增長的責任移交給政治人士,情況仍會如此。
 
  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外匯策略全球主管斯蒂文.塞維爾(Steven Saywell)表示,美元兌日元匯率在美國大選後上漲逾11%,這基于特朗普引發的預期。
 
  這與美聯儲主席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的表態以及她在2016年12月加息後對美國經濟的樂觀評估形成對比。
 
  “通脹已上揚,”塞維爾表示,“即便沒有特朗普引發的預期,美元也會走強。”
 
  如果說,就美元在2017年的基本走勢而言,美聯儲是比特朗普更好的指引,那麼決定歐元走勢的因素會是什麼?歐洲央行(ECB)還是歐洲選舉?
 
  投資者也許將忍不住密切關注2017年歐洲的一系列選舉,看有沒有民粹主義情緒的更多跡象,這些情緒曾讓退歐陣營在英國公投中獲勝,也讓特朗普贏得美國大選。
 
  然而,就像三菱日聯金融集團(MUFG)的德里克.赫爾潘尼(Derek Halpenny)指出的那樣,歐洲央行在2016年12月做出的擴大量化寬松(QE)購買規模的措施,在人們對英國退歐公投和特朗普的關注中基本上被忽視了。
 
  他表示,這些措施“帶來了分化交易(divergence trade)的復蘇,這或許會成為美元、歐元和日元在2017年上半年的主旋律”。
 
  塞維爾認同這點。“歐元兌美元匯率的下跌幅度不及日元兌美元匯率,”他表示,“很多事情將取決于央行的政策回應。”
 
  他估計,歐洲央行將逐漸結束貨幣政策措施。盡管巴黎銀行預測,日元兌美元匯率將跌向1美元兌128日元,甚至1美元兌135日元,但該行預測,歐元兌美元匯率將跌至1:1,但不會進一步大幅下跌。
 
  他表示:“隨著歐洲央行退出量化寬松政策,市場將反彈。”
 
  話雖如此,精明的投資者肯定會跟蹤所有政治和經濟事態,以求在外匯市場摸索出一條麻煩最少的道路。正如紐約梅隆銀行(BNY Mellon)策略師西蒙?德里克(Simon Derrick)所言,2017年具備讓1985年重演的所有特點:寬松財政政策、減稅、美聯儲鷹派立場和美元匯率飆升。
 
  德里克表示:“美國企業的壓力影響了美國國會,後來也影響了里根主政的白宮,導致美國放棄了強勢美元政策。”
 
  在特朗普主政時期,美國會否出現類似的政治反彈?德里克表示:“絕對會”。
 
  這絕非2017年唯一一個政治和經濟現實將影響投資選擇的時刻。德里克警告稱,另一個是中國。
 
  2016年11月,中國央行(PBoC)消耗了700億美元外匯儲備,減持了美國國債,以阻止人民幣進一步貶值。特朗普則站在背景中,準備重復他的指責:中國一直在故意削弱人民幣匯率,以獲得競爭好處。
 
  “中國有合理機會反思其匯率政策,”德里克表示,“花了700億美元外匯儲備,同時又被稱作匯率操縱國,這肯定令人難堪。2017年這方面的事態將如何發展,將是一件扣人心弦的事。”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