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特朗普調兵遣將準備開打貿易戰?

                                                                            2017-01-11

  

  在1949年發給美國駐上海領事的一封電報中,美國時任國務卿迪安?艾奇遜(Dean Acheson)列舉了在中國共產黨取得內戰勝利的情況下,“如果共黨商業政策”令人失望美方可能的應對策略。其中包括:實施1930年《貿易法案》第338條款,該條款允許美國總統對被認為“歧視”美國的國家的產品征收最高為50%的關稅。
 
  這是美國官方上一次提及這條鮮為人知的貿易法令。但是當曾在喬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擔任高級貿易律師的約翰?韋羅諾(John Veroneau)最近披露這條法規的時候,他發現該法規仍然有效且能夠隨時使用。
 
  目前在科文頓?柏靈律所(Covington & Burling)負責貿易事務的韋羅諾認為,這說明了一個簡單的事實。美國法律中有很多工具,能讓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單方面對美國大型貿易夥伴征收令人震驚的新關稅。
 
  與幾位前任相比,特朗普很可能希望動用這些工具。通過將一位公然宣稱自己是保護主義者的人士任命為最高貿易代表,並勸說福特(Ford)等公司回歸美國本土建廠,這位當選總統上周的舉動再次表明,美國與世界的經濟關系將要發生重大轉變。
 
  世界銀行(World Bank)前行長、美國前貿易代表羅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表示:“我認為,我們處于非常危險的水域。”
 
  被特朗普任命為美國貿易代表的律師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多年來將自由貿易倡導者比作政治上的小白。另一位對華鷹派人士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將會出任新成立的國家貿易委員會的主席一職,而億萬富翁投資者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將會擔任美國商務部長。特朗普選中萊特希澤、納瓦羅和羅斯這三人來落實他在競選中承諾的“美國優先”的貿易政策。
 
  特朗普在競選中提出的政策包括對華立場強硬、威脅對在海外設廠的公司征收懲罰性關稅,並承諾撕毀或者重新談判貿易協定。
 
  但是特朗普上臺後究竟會怎麼做呢?
 
  中國
 


  特朗普明確表示美國貿易政策的主要目標將是中國,而他任命的最高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正是執行該計劃的合適人選。
 
  2010年,萊特希澤在面向一個國會委員會的證詞發言中呼籲美國對華采取“比迄今激進得多的政策”。他的建議包括強有力地挑戰中國的“匯率操縱”行為——特朗普曾屢次抱怨中國操縱匯率。
 
  除了認為應正式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之外——最近幾屆的美國政府都反對這麼做——萊特希澤還呼籲對來自中國的進口商品征收特別關稅。他還建議向世貿組織(WTO)起訴中國,宣稱後者的匯率政策對出口提供了非法補貼。
 


  萊特希澤寫道:“我們需要強大的領導人,他將準備做出艱難的決定,而且只有這場危機得到解決他才會感到滿意。”
 
  經濟學家辯稱,對中國操縱匯率的擔憂已經過時,而且即便有操縱,中國政府最近幾年的幹預也是在提升人民幣匯率。
 
  但萊特希澤的觀點得到了納瓦羅的呼應。納瓦羅是一位經濟學家,著有《致命中國》(Death by China)一書,被特朗普提名出任新的國家貿易委員會的主席。
 
  這就是許多人擔心特朗普可能與中國展開貿易戰的原因。佐利克表示:“我認為最大的風險是與中國的沖突失控。”
 
  邊境稅
 
  盡管關于特朗普貿易計劃的許多討論集中于他要出臺懲罰性關稅的威脅上,但共和黨議員們已經在考慮另一個選擇。
 
  按照眾議院共和黨領袖提出的徹底改革美國企業稅制的建議,美國將會對進口征收關稅,但不會對出口征稅。倡導人士表示,在征收“邊境調節”稅的同時,將把企業稅率削減至20%,這將會鼓勵企業在美國生產更多的商品。為特朗普提供競選諮詢服務的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經濟學家史蒂夫?穆爾(Steve Moore)表示,該計劃將會讓國內生產“獲得競爭優勢”。他說:“我個人認為,特朗普可能被說服,認為這是明智之舉,如果你這麼做了,就不需要什麼(懲罰性)關稅了。”包括零售商在內的有著大量進口業務的公司已經開始遊說反對該提案。“邊境稅”也可能在參議院遭到反對,並難過WTO這一關。
 
  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
 
  特朗普已經把與加拿大和墨西哥重新談判已有22年歷史的NAFTA列為其優先事項。隨著他在上周威脅要對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在墨西哥生產的汽車征收“高額邊境稅”,這位候任總統還對在NAFTA框架下發展起來的復雜的區域供應鏈舉起貿易“火箭筒”。
 
  加拿大和墨西哥表示,它們將願意討論升級NAFTA。但曾任美國北美副助理貿易代表、如今在福坦莫大學(Fordham University)教授法學的馬特?戈德(Matt Gold)表示,事情仍然不會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容易。三個國家都希望有所改變,但過去就此談判的所有努力全都失敗了。
 
  此外,特朗普威脅退出NAFTA,這麼做將對美國經濟造成重大打擊。戈德表示:“美國退出NAFTA完全不現實,加拿大人和墨西哥人知道這一點。”
 
  忽視WTO
 
  華盛頓幾十年來一直是WTO的主要支持者之一,並認為其規則神聖不可侵犯。特朗普威脅要讓美國退出WTO。這將是一個極端選項。但特朗普政府將會測試WTO規則的界限。萊特希澤在2010年的證詞發言中就呼籲華盛頓方面采取這種做法,他反對“簡單盲目地‘凡事以WTO規則為準’”。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