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科學需要慢一點還是快一點,人類需要時間思考嗎

                                                                            2017-01-29

 

 

  

  自然科學家、哲學家、企業家和政策制定者,在同一個屋簷下暢想未來。

  “10年之後,我非常希望量子計算機能夠造出來。”发出如此感言的是長期研究量子通信技術的中國科學院院士潘建偉。他認為,量子計算機如果出現,能源的消耗會比現在省幾十萬倍,人們將告別因化石能源燃燒產生的霧霾。

  交通運輸部新聞发言人徐成光表示,無人駕駛將代表未來交通領域的重大變革。

  創新工場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開复也提出設想:“基因檢測、精准醫療,我覺得基本都會實現。癌症、心脏病之類的疾病,都能治療得很好。”

  2017年1月中旬,在北京國貿三期“未來論壇”現場,各個領域的領軍人物並排坐在白色的扶手椅上。他們背後,是論壇的藍色海報和白色標識。

  在這個演講台上,“未來”是高頻詞匯,高溫超導新材料、無創產前DNA檢測技術、彎起嘴角微笑的智能機器人、新型疫苗冷藏設備、立體三維投影技術、最新無人駕駛汽車等得以展示。

  科學讓未來大步跨出人們的想象,卻也讓在場的一些與會者陷入沉思——虛擬和現實的邊界越來越難以確定,大數據把每個人都變得透明,基因和人工智能的发展,已經觸及社會倫理的底線。

  “一邊期盼,一邊擔憂”,這是在場許多人對“未來”的感受。

  盧煜明有時候會擔心,一些技術已經走得太遠

  薛其坤站在未來論壇的演講台上,從歐姆定理開始講起。

  “電流=電壓/電阻”,簡單的公式出現在大屏幕上。這位中國科學院院士、清華大學物理學教授揮著手,對著全場觀眾解釋了初中課本里的物理定理,但緊接著,話題就開始變得复雜。

  畫面一頁頁翻過,薛其坤講到了反常霍爾效應、超級電阻現象和他正在研究的高溫超導材料。

  他有時會稱呼自己為“從事科學的教育工作者”,然而在未來論壇2017年會暨首屆未來科學大獎頒獎典禮上,他是物質科學獎的獲獎人。

  這是一個民間獎項,單項獎金100萬美元,由未來論壇頒獎。2015年,一批企業家、科學家和投資人共同組建了未來論壇,並設立了生命科學大獎和物質科學大獎,獎勵大中華區原創性基礎科學研究。

  “中國的科學家很多都默默無聞,作了大量貢獻,卻並不為大眾所知。現在網紅很多,可是很少有科學家成為網紅。我們想讓大家對科學家和科學有興趣。”耶魯大學校董事會董事張磊說,他是未來論壇理事、未來科學大獎的发起人及捐贈人之一。

  首屆未來科學大獎的另一位獲獎人,是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副院長盧煜明。

  相較于物理學和高溫超導材料,盧煜明研究的無創產前技術,似乎更容易給普通人科普——憑借少量母體的血漿,可以檢測胎兒的DNA。

  很難說得清,二者之間哪一個與我們的生活更息息相關。前者能夠決定,擱在你膝蓋上的筆記本電腦,使用多久之後會開始发燙,後者則讓產檢更加安全。用盧煜明的技術做胎兒唐氏綜合征篩查,只需要抽取少量的孕婦靜脈血。

  “有了這項技術後,我們的下一個挑戰是什麼呢?能不能把小孩整個基因排序都給算出來?”盧煜明站在演講台上,提出了設想。

  就像硬币有另一面,盧煜明承認,社會倫理方面的挑戰,一直貫穿在他的研究之中。

  根據他的觀察,每年都有不少內地孕婦去往香港,利用他研发的這項技術,進行胎兒性別的產前篩查,他不知道有多少個女孩可能因此無法出生。還有人問過他,這種檢測,會不會是一種間接的、對那些有遺傳疾病者的歧視。

  盧煜明有時候會擔心,“也許我們已經走得太遠了”。

  技術在发展的同時,社會問題卻遠未解決

  在未來論壇,醫藥健康是一個重要的議題。在與會科學家的設想中,未來技術和醫療的結合,會達到更高的水平。基礎醫療設施的完善,會減少因醫生水平差距而產生的醫療資源分布問題。

  個人的醫療大數據也會派上更多用場。一個便捷的檢測儀被人們拿在手里,吐一點唾液在上面,所有身體健康的信息就都會顯示在屏幕上,“就像看天氣預報一樣”。

  交通的未來,則被描述成一個智能化的城市系統。比如,當一條馬路東西方向沒有來車,南北通行的車輛,就不再需要等固定的紅燈時間。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將用于提升道路網絡的利用率。交通工具的能源,也將從汽油變成電,每1公里的能耗,僅僅是現在的七分之一,且更加清潔。

  最要緊的是,人類將會“徹底從駕駛這件事情當中解放出來”。

  談到無人車在中國的研发現狀,布朗大學計算機工程系博士趙勇給大家講了個故事。

  他曾是谷歌眼鏡團隊核心成員之一,研究計算機視覺與深度學習,現在在國內開发無人車技術。他的團隊曾接待過一位來體驗無人駕駛車的記者,對方提出,能不能把無人車的系統,設計成不讓別的車插隊,“最快到達目的地”。

  “這是我們該做的事嗎?無人駕駛車,應該是最守規矩、最禮讓的司機。”趙勇感慨,“在中國過馬路,簡直就是人和車意志的博弈,到底是車先過,還是人先過?就看誰到最後一刻不得不停下來。”

  在搶道和穩妥之間,趙勇選擇了後者。在測試中,一枚硬币、一只打火機和一個盒子被放在了車頂上,測試車輛在北京城中行駛了48公里。一路上,它被很多車和人“加塞兒”,原計劃30分鐘的路程,開了45分鐘,但車頂上擱著的東西,一樣都沒有掉下來。

  有人問趙勇:“如果行人對紅燈不管不顧,老在車前面慢慢悠悠地走,那無人車走還是不走?”

  趙勇的回答斬釘截鐵:“安全第一,效率第二。”他同時很感慨,技術在发展的同時,社會問題卻遠未解決,“中國式過馬路”只是其中之一。

  “面對中國人的出行習慣,一旦無人駕駛技術能夠在中國普及,那在全世界哪個地方推廣不開?”徐成光也忍不住開了個玩笑。

  作為交通運輸部政策研究室主任,徐成光建議,科學家和投資者在探索未來技術发展的同時,要根據中國人的生活習慣,“更好地設定未來的無人駕駛技術”。

  “交通運輸部作為政策的制定部門,始終在關注前沿科技的變化。我們想通過產業政策的制定,通過法規標准規范的引導,保證這項技術商業應用的環節,盡快在中國落地。”徐成光說。

  他提到一個與無人車有關的好消息。在2016年12月27日國務院发布的《“十三五”國家信息化規劃》中,無人駕駛技術被列為國家前沿布局的技術。“這不光是企業關注的事情,而且是國家戰略和國家行動。”

  除了提供政策支持,政府還可以為科學家和企業家搭橋。

  以色列前首席科學家辦公室主任多維·奧利馳曾為以色列政府工作。在未來論壇的圓桌會議上,他花了兩分鐘給大家講述,在以色列,政府的基金並不僅僅是支持基礎研究,還會用于設立一些項目,在科學家與公司、企業家之間牽線。

  “經濟的未來就是基于技術的,我想每個人都深知這一點。在以色列,企業家會去大學里尋找點子,而每一位科學家,都是一定意義上的企業家。”多維·奧利馳說。

  科學家需要慢一點,讓人類有時間思考

  在頒獎典禮開始前,伴隨著小提琴的演奏,哥白尼、牛頓、安培、歐姆、愛因斯坦……屏幕上一一閃過科學家的肖像和他們的名字。

  被薛其坤捧在手里的獎杯,造型借鑒了“蜂巢”。用設計者的話來說,蜂巢實際上“體現了宇宙的智慧”。這智慧同樣體現在DNA的雙螺旋結構中,體現在勾股定理的簡約中,也體現在詩歌和音樂的美感中。

  薛其坤的表情带著幾分羞澀。這位中國的物理學家,看上去瘦瘦小小,鼻梁上架著的眼鏡,總像是會不小心掉下來。

  但當他站在實驗室里,他的手可以穩到精確地控制一個原子,制造出納米級別的材料。也正是這項研究,讓他獲得大獎。

  “這是我們弘揚科學精神的好機會,是讓我們的孩子以及全社會,都崇拜科學、熱愛科學的一個很好的起點。”開口沒幾句話,薛其坤就带出了家鄉口音。他介紹自己的姓氏時用上了科學家的名字,“薛定諤的薛”。

  薛其坤所獲的獎項,因為獎金豐厚,有人稱之為“中國的諾貝爾獎”。提到這個說法的人,包括兩位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他們都在未來論壇的現場,同薛其坤坐在一起,討論基礎科學的未來。

  同樣在未來論壇的會場中,坐在白色扶手椅上,一邊交流,一邊思考技術與人類的,還有人文學者。

  “我們確實要更多思考一點科學可能带來的負面後果。”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吳國盛微微向前傾了傾身,在他看來,這是一個科學技術極端強勢的時代,基因工程也好,人工智能也好,總會“勇往直前越來越迅速”。

  這種迅速,引发了他和其他人文學者的不安。

  在距離他們所坐的扶手椅100多米遠的地方,會場大門外的展廳里,有一個外表貼著仿真皮膚的半身機器人。“她”穿著黑色的襯衫,能夠左顧右盼,會咧著嘴微笑,還能簡單地回答幾個問題。

  “慢一點,科學家需要慢一點,讓人類有時間思考。”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陳平原捧著話筒呼籲。

  他開了個玩笑,人文學者的研究搞錯了,沒什麼太大的關系,但如果科學家搞錯了,可能就會“把整個世界搞砸了”。

  對于這些人文學者的擔心,主持人借鑒了上世紀50年代學者查爾斯·珀西·斯諾的話,做了一個總結性发言:“請人文學者弄明白熱力學第二定律,也請所有的科技精英,包括醫學精英們,都讀一讀莎士比亞。”

  斯諾既是一位科學家,也是一位作家。他在《兩種文化與科學變革》一書中曾表示,科學與人文聯系的中斷,是解決世界上各種問題的障礙。

  那是1959年,中微子第一次被實驗證實,中國成功研制出每秒運算1萬次的104型電子計算機,蘇聯发射世界上第一個月球探測器。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