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誰是特朗普稅改的贏家和輸家?

                                                                           2017-04-29

 

 

  雖然我們暫時還無法得知這份計劃方案的更多細節,也不知道這份方案經過美國國會“加工”最終會變成什麼樣子,但在智庫和稅務機關用經濟模型來對最終方案的實效進行評估之前,《紐約時報》還是為大家粗略地預測出了誰會因該法案獲益,而誰又會因該法案受損。


  贏家

  高稅率企業:

  這份稅改計劃的一項重要目標是將企業所得稅又原先的35%削減至15%,雖然把35%的收入全部用來繳稅的企業少之又少,但毫無疑問的是,減稅會使那些需要將收入中的很大一部分用于繳稅的企業獲得實惠。

  富人:

  特朗普稅改計劃試圖降低美國高收入群體的個人所得稅。目前,年收入超過47萬美元的夫婦每年將繳納39.6%的個人所得稅,而奧巴馬要將這一稅率調整至35%——由于高收入家庭的收入基數大,近5%的減稅力度會使這些家庭每年少繳很多稅。

  這還只是使富人獲益的一部分。此外,特朗普力主廢除奧巴馬醫改實施的3.8%的投資稅,而奧巴馬推出的這一稅種針對的是投資收入超過25萬美元的夫婦。

  投資者:

  15%的商業企業稅率為人們打開了一個借助有限責任公司或其他商業實體來進行投資的通道。因為企業所得稅只有15%而個人所得稅高達35%,這就會導致這樣一種局面——人們都不願意再拿“死工資”了,而是更願意通過投資而獲得報酬。當然了,對于那些本就靠著運作資本吃飯的人們而言,特朗普的稅改更是一筆意外之財。

  想要把財產給繼承人的富翁:

  特朗普稅改計劃建議取消遺產稅。目前,美國遺產稅的征收對象為擁有價值超過550萬美元房產的個人或擁有價值超過1100萬美元房產的夫婦。

  手寫報稅單的人:

  特朗普政府官員說,此次稅改將對美國的稅收體制進行大幅度的簡化,並重點強調了該計劃將廢除替代性最低稅(alternative minimum tax,AMT)。美國現行所得稅(征收對象包括個人,公司,不動產和信托)包括兩個系統,一個稱作替代性最低稅,另一個是一般的所得稅。替代性最低稅的意思是,如果你可課稅的收入高于AMT的門檻,且按照AMT計算的稅收高于一般所得稅,你就要按照AMT規則來繳稅。

  替代性最低稅是非常煩人的,征收這一稅種成本高昂,程序繁瑣。如果可以使用線上稅務準備服務,則這個軟件會讓報稅的過程方便很多。

  零售商及其他害怕“邊境調節稅”的公司:

  零售商們看到特朗普的這份稅改計劃應該是很開心的,因為看上去特朗普並沒有接受眾議院共和黨的建議去征收邊境調節稅,如果征收邊境調節稅的話,零售業或將成為最大輸家。

  邊境調節稅原本是眾議院共和黨議長保羅·瑞安等人提出的一項稅收改革提案的核心內容,其要求對進口產品征稅而對出口產品免稅。該稅種旨在未來十年內籌集1.1萬億美元,幫助彌補個人和公司減稅所帶來的稅收缺口。

  這一稅種面臨著來自大型跨國企業的反對,包括沃爾瑪等。零售商、汽車制造商和其他依賴國外零部件和供應的制造商都將受到打擊。對邊境稅的暫停是特朗普上臺後的又一大政策轉向。

  巴菲特和伯克希爾哈撒韋

  除了特朗普以外,一定會從稅改中得利的另一個人是美國“股神”巴菲特。

  雖然巴菲特總是站在另一邊狂懟特朗普,但特朗普的舉動總是能讓巴菲特與其公司伯克希爾哈撒韋大賺一筆。

  因為它絕大部分的營收來產生于美國國內,所以伯克希爾哈撒韋將從較低的企業稅中獲益。

 

  “股神”沃倫·巴菲特

  據巴克萊銀行今年2月估計,根據伯克希爾2016年的財報,15%的企業稅率將使伯克希爾的賬面價值增加13%,或而言之是360億美元;如果是20%的稅率,將使伯克希爾的賬面價值增加10%或者說是270億美元。巴菲特2016年賺取了120億美元,是全美賺錢最多的人,沒有之一。

  但是,美國企業將海外盈利返回國內的稅率調整不會對伯克希爾產生太大影響,巴菲特在今年2月致股東的信件中也寫到了這一點。他指出,伯克希爾目前持有約860億美元現金,其中95%位于美國國內。

  巴菲特在1986年美國稅改下調企業稅率時向股東指出,企業稅率的下降將對伯克希爾有利而不是其客戶,因為伯克希爾麾下的企業擁有強大品牌,無需因稅率的下降而降低產品價格。

  巴菲特當時寫道:“雖然對國家來說減稅可能是不明智的,但你幾乎沒理由來否定減稅。”他還曾預言,1986年的減稅“很可能導致華盛頓產生財政問題,最終可能導致稅率上調或通脹上漲,或者是兩者皆漲。”

  特朗普本人:

  細細盤算下來,特朗普的稅改計劃對他和他的家人都是大有好處的:特朗普本人是高收入者,根據他的報稅單,特朗普的收入來自他所投資的564家企業,降低企業所得稅可以使他更好地從這些公司中獲利。

  根據特朗普2005年的稅單,僅在那一年,替代性最低稅一項就使他損失了3100萬美元,大概這也是他想要廢除這一稅種的一個重要原因吧。此外,他的繼承人們也可以免稅地繼承他的巨額財富。

 

  特朗普

  輸家

  藍州的中高收入人士:

  特朗普稅改計劃取消聯邦稅抵扣州和地方的稅收收入,這意味著,居住在稅率很高區域的人們,例如紐約或者加州,將會喪失寶貴的稅收抵扣。

  對赤字持鷹派態度者:

  雖然特朗普的稅改方案暫未披露這一系列措施對聯邦財政赤字的預估影響,但據分析機構此前對特朗普競選中減稅口號的評估,這會導致聯邦政府的稅收收入10年少掉6.2萬億美元。昨天剛剛公布的稅改計劃與特朗普競選中的口號基本一致。

  想讓國會通過該法案的人:

  盡管此次特朗普的稅改方案解決了一些競選口號之間相互沖突的問題,但這可能會引起更大的政治矛盾。毫無疑問,這份稅改方案使向商業領域傾斜的,而這意味著它在國會很難獲得民主黨的支持。

  以參議院預算協調程序通過的特殊法案——為防止受到民主黨人的阻撓,這些法案允許以共和黨的微弱優勢予以通過——不允許財政赤字因此在10年後增加。這意味著,這一稅改方案很可能只是一項臨時措施。

  但即使該稅改法案是臨時措施,共和黨中的鷹派也有可能會對其進行百般阻撓,使其最終無法通過。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