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紮克伯格20億美元收購打水漂了嗎

                                                                            2017-10-16
  

 


    據CNET報道,馬克·紮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于2014年斥資20億美元收購了虛擬現實(VR)公司Oculus,希望引領我們進入新的時代。然而,這家公司現在卻面臨著一個艱巨挑戰,即很難說服人們購買它的設備。

  你打算購買VR頭盔嗎?我不是唯一想知道這個問題答案的人,VR產業目前正處在一個尷尬的時刻。盡管VR設備制造商花了數年時間和數十億美元資金研发這項改變世界的技術,但我們當中很少有人會排隊購買這些設備。在Oculus VR第四屆開发者大會Oculus Connect上,超過2500名應用和遊戲開发人員有望參加,銷售問題很可能成為討論的焦點之一。

  Facebook旗下Oculus VR承諾,將討論醫療保健、電影和視頻遊戲領域如何采用這種尚處于萌芽階段的技術,一個小組將探索殘疾社區如何從VR設備及其演示中獲益。這些討論凸顯出VR的潛力。的確,當前的高端VR設備十分笨重,需要特殊的設置和長長的粗線連接到巨大的個人電腦上。它們的售價也十分昂貴,Oculus Rift起售價為499美元,並需要500美元高端電腦配合。然而,當你戴上這些VR頭盔後,你的大腦就會受到欺騙,讓你相信自己已經被傳送到向往的電腦世界里了。

  你可能正處于一場大規模的太空戰中,或者潛入沉船的底部,與藍鯨面對面親密接觸。或者你也可以看到卡通小兔子在攻擊你的大腦。也許你想和世界各地的人見面,並在田園詩般的海灘上聊天。對有些人來說,VR技術遠不止這些。來自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的34歲IT工作者雷伊·奧尼爾(Rae O'Neil)總是對VR技術癡迷不已。但正是她祖父對Rift的反應,使這種VR設備的未來潛力變得更加清晰。

  奧尼爾的祖父已經80多歲,他在幾年前失去了一條腿。他戴上VR頭盔,並開始使用一款名為Blue Marble的應用,它可以讓你漂浮在太空中,邊聽音樂邊觀察行星。奧尼爾回憶道:“他覺得自己真的置身太空中,這種感覺甚至讓他激動得熱淚盈眶。”

  2014年親身嘗試了一次VR頭盔原型機後,這種超凡脫俗的體驗讓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紮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下定決心收購Oculus。紮克伯格在收購這家初創公司後在自己的社交網絡上寫道:“VR曾經是科幻小說的夢想,它有潛力重塑一切,從教育、醫療到通信,就像手機和電腦在日常生活中所做的那樣。”

 

  圖:2016年,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在前往塞米蒂國家公園的途中,觀看了一部VR影片

  2016年3月,Oculus的旗艦產品Rift頭盔在商店上架。在发布會開始之前,人們就開始對它進行大肆炒作,甚至連當時的美國總統奧巴馬也參加了白宮的虛擬之旅。但是很多人還是沒有購買它。雖然Facebook對出貨量守口如瓶,但幾位熟悉Oculus的人士表示,在上市第一年,Oculus Rift頭盔的銷量不到25萬部。Facebook拒絕就Rift的銷售情況置評。但在今年2月份,該公司在全國數百家百思買門店中下架這款設備,凸顯了一種令人失望的情緒。

  隨後,這家社交媒體巨頭削減了VR頭盔的價格,而且是連續兩次降價。現在,Rift頭盔的售價為400美元,比原價低1/3。Oculus的主要競爭對手索尼和HTC也緊隨其後,在過去3個月中,PlayStation VR從500美元降至400美元,Vive從799美元降至599美元。兩名熟悉該公司的人士表示,降價幅度足以滿足Oculus的與其。雖然目前的總銷量無法得知,但估計至少有100萬部被售出。相比之下,索尼表示,截至今年6月份,也就是上市後僅8個月,PlayStation VR的銷量已超過100萬部。HTC沒有回應銷售數據的請求。

  需求問題正導致一些VR遊戲和應用開发者擔心它們的未來。VR遊戲制造商Survios的聯合創始人和創意總監詹姆斯·伊利夫(James Iliff)表示:“這個行業並非總有快樂的陽光和彩虹,我們正處于幻想破滅的低谷。”Survios是射擊類VR遊戲《Zombies On The Holodeck》以及多人VR遊戲《原始數據》(Raw Data)的開发者,這些VR遊戲的銷售額達100萬美元。

  “幻想破滅的低谷”源自“炒作周期(Hype Cycle)”,這是由市場研究公司Gartner推廣的一種理論,現在已經成為矽谷的口頭禪。炒作周期的目標是在產品被引入、創新並最終被采納的情況下,描繪出產品的期望和情緒。開始引入新技術時,就會出現“創新觸发(Innovation Trigger)”。然後,炒作和興奮開始形成,直到新事物最終達到“膨脹預期的頂峰”。危機之後就會陷入“幻想破滅的低谷”。Gartner認為,VR技術已經接近這個階段,並進入“啟迪的斜坡(Slope of Enlightenment)”,隨之就會普及開來。

  在Oculus成立之前,伊利夫和他的聯合創始人們就開始了早期的VR研究。他覺得期望太高了,尤其是媒體,預計會出現一些反彈。所以,他為此做好了准備。例如,Survios本月為《原始數據》推出Vive版和PlayStation VR版。伊利夫說:“遊戲行業是艱難的,這種情況短期內不會消失,VR技術也是如此。”

  9月份,Playful首席執行官保羅·貝特納(Paul Bettner)在舊金山的VR開发者大會上发表了演講,題目是“如何打造成功的VR遊戲工作室”。Playful是首批引人注目的VR遊戲開发商,貝特納是社交遊戲《Words With Friends》開发公司的聯合創始人,他想要分享自己的觀點。貝特納在演講強調的最重要觀點就是:“不要做一個VR遊戲工作室。”他解釋說,盡管VR技術是一種制作優秀遊戲的媒介,但企業不應該只專注于為VR制作優秀的遊戲。

  貝特納也按照自己的信念行事。當Rift在去年開始发售時,它還包括了Playful的《超級馬里奧》式冒險遊戲《Lucky's Tale》,免費捆綁銷售。今年,他與微軟合作发布了《Lucky's Tale》的續集《Super Lucky's Tale》。在11月发布的時候,將與微軟的Xbox視頻遊戲主機合作。貝特納說,他還沒有放棄VR,只是不拘泥于這一點。他說:“令人驚訝的是,這項技術的確非常神奇,但我們不可能愛上它。我們必須熱愛自己的使命,即把體驗带給我們的玩家。”

 

  在過去一年中,VR/AR產業最令人興奮的變化並非來自遊戲行業,而是來自手機制造商。今年夏天,蘋果和谷歌分別发布了名為ARKit和ARCore的新技術,這些新技術旨在帮助iPhone和iPad,或者任何由谷歌Android軟件支持的設備,它們都能將現實世界與電腦生成的圖像結合起來。比如售價2.99美元的應用Star Guide AR,一旦你將手機指向它們,就會突出顯示天空中的星星和星座。而Ikea Place可以讓你預覽家具效果。只要你在起居室里走走,你可以在手機屏幕上看到家具擺放後的情況。到目前為止,這兩款應用都只適用于iPhone。

  許多應用開发者表示,他們對AR技術感到興奮,並相信它可能會促使人們最終購買VR系統。這是因為AR遊戲Pokemon Go去年曾引发喧囂,它可以讓人們更舒服地使用更具沉浸感的應用,而它們恰是VR的一部分。訓練模擬器制造商Scope AR主管斯科特(Scott Montgomerie)稱:“我們終于達到了臨界點,我認為技術已經可以打造良好的用戶體驗。”對企業來說,將信息覆蓋到真實世界上可以帮助培訓員工熟悉價值數百萬美元的設備,比如石油鑽塔和岩鑽。

 

  這也是微軟專注于AR和VR的原因之一。在10月份的Windows 10軟件更新中,該公司在與聯想、戴爾、惠普、宏碁和三星等設備制造商合作,開发基于其設計的頭盔。當它們于10月17日開始上架銷售時,售價僅為300美元。市場研究機構Gartner分析师布萊恩·布勞(Brian Blau)說:“有些值得期待的遊戲。如果沒有一個充滿活力的生態系統,這些遊戲很難做到最好。”

  這也是為什麼開发者本周前往參加Oculus Connect大會的原因,無論Facebook展示什麼,他們都希望能夠引发興奮。不過,這些新東西需要清除一個相當高的門檻,才能說服像薩姆·勒(Sam Le)這樣的人購買其設備。這位31歲的婚禮攝影师來自德克薩斯州的奧斯丁,他是一個鐵杆兒遊戲迷。薩姆在发布會上購買了每一款遊戲機,無論是Xbox、PlayStation還是任天堂的遊戲機,他還擁有強大的PC來運行自己最喜歡的遊戲。他每天花幾個小時和朋友一起玩。

  去年在SXSW音樂節上試用了HTC的頭盔之後,薩姆決定冒險購買一款PlayStation VR。一個月後,他決定退貨,盡管這讓他損失了80美元。這些經曆令人感到興奮,但不足以證明價格的合理性。薩姆問道:“這是哪款頭盔值得我投資的問題嗎?”他的遊戲朋友們也沒有購買VR系統。”薩姆表示,他願意在某個時刻購買頭盔,但它們要物有所值。他稱:“我已經等了這麼長時間,我可以再等一年。”顯然,這不是Oculus及其開发者想要聽到的答案。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