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董事局
管控模式
願景和使命
業務範圍
主要業績
聯繫我們
 
香港
電話:(852)2971 2899
傳真:(852)3011 9751
網址:www.shenlingroup.com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
新世界大廈第一座21樓
上海
電話:(021)6109 6091
傳真:(021)6109 6092
網址:www.shenlingroup.cn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1266號
恒隆廣場39樓
 
全球資訊 首頁 > 全球資訊 > 正文
 
無人出租車這場仗,Uber怕是要被Google徹底擊敗了

                                                                           2018-03-08

  

 

      中國無人車第一案意外劇情,景馳宣布加入百度Apollo。無獨有偶,曾經和Google在無人車上對抗多年的Uber,如今一退再退,堪稱雌伏不起。

  繼不久前在全球無人車第一案認慫後,當年雄心勃勃的Uber,被爆出正尋求與“宿敵”谷歌Waymo重修舊好,希望能抱著谷歌大腿,一起吃下無人出租車這個市場。

  通俗點說,國外的滴滴,准備向國外的百度,全面低頭了。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換帅如換天

  據The Information消息,在結束與Waymo的官司糾紛後,Uber不但不記仇,還提出一個更大膽的想法:希望和谷歌重修舊好,與Waymo合作部署自動駕駛。

  提出重修舊好的那個人,是Uber現任CEO Dara Khosrowshahi。

  

△ Uber現任CEO Dara Khosrowshahi

△ Uber現任CEO Dara Khosrowshahi

 

  自這位Uber新任CEO去年上任以來,這種想法便已經傳達給了Uber管理層。一名Uber高管還直接向Waymo表達了想法:雙方合作,Uber有出行網絡,Waymo有領先的自動駕駛技術,強強聯手,實現共贏。

  這與Uber前任CEO卡蘭尼克的想法截然不同。

  在這位創始人執掌公司期間,Uber與谷歌經历了“結婚蜜月-分道揚鑣-策反挖角-對簿公堂”的一系列過山車劇情。而且Uber一直和谷歌在無人車這件事上強勢競爭。

  按理說,Uber更有動力全情投入無人車,畢竟無人出租車的浪潮抓不住,對Uber是更致命的威脅。但對谷歌來說,致命程度要低得多。不過,似乎Uber沒能跟上谷歌的技術腳步。

  但是……

  谷歌並沒有表現出太大的熱情。

  沒有任何跡象表明,Waymo目前有意聯手Uber。在被問及這件事時,谷歌官方根本沒回應。反而是Uber官方表態說:“自動駕駛技術是未來交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們對所有带來進步的對話敞開大門。”

  Uber肯定心里急。畢竟谷歌不止在技術上更領先,而且最近還投資了Uber的競爭對手Lyft。

  當然,這家出行公司並沒有停止開发自動駕駛技術。但現任CEO比前任更加明確的意識到,谷歌的無人車比Uber的更厲害,這個消息來自一位內部人士。

  上個月在高盛的一個會議上,Uber現任CEO公開放話:“我們將無人車方面積極展開合作”,對Uber而言勝利不是在自動駕駛技術上獨步天下,而是“確保每一輛無人車都運行在Uber的叫車網絡里……因為,這個網絡才是我們的業務”。

  真是換帅就是換天,天變了,道也在變。

  

 

  利益=盟友

 

  當然,時移世易,如今有利可圖,為啥不能一切朝錢看?

  好處自然也是顯而易見的。

  一方面,Uber-Waymo一旦正式合作,對于無人車出行市場必然是筆重磅交易,Uber有最大且成熟的出行運營網絡,Waymo有自動駕駛領域一騎絕塵的技術,雙方合作,對整個市場都會是巨大沖擊,財務回報也是題中之義。

  雖然Waymo自營出行平台,可以拿下全部收入,但跟Uber合作,可以大大降低成本,並且只做擅長的事就夠了。

  Uber也一點不虧,Uber現任CEO在內部會議上更新了算賬方式——如果用自動駕駛替代司機,不僅能夠把2.5美元(15元)/英里的打車價格降低到1美元(6.5元)/英里,而且全年無休、24小時晝夜不停的出行服務,會讓更多人不再購買汽車,營收空間倍速擴張。

  另一方面,Uber和Waymo合作,也能打擊競爭對手Lyft。在Uber深陷泥潭期間,Lyft不僅趁機加快市場份額搶佔,而且多方合作,特別是牽手Waymo(融資+合作),一度使其士氣高漲。

  但在Waymo內部,合作思路方面一直兼容並包,始終不希望局限于某一家。即便與Uber交惡,Waymo高管們還始終認為Uber會是潛在的合作夥伴,所以Uber有意,Waymo自然也不會無情。

  然而對Uber來說,一口獨立自主的真氣松懈,也多半能讓人預見無人出租車這場戰役的結局:Uber怕是要被Google徹底擊敗了。

  

 

  命運不自主

 

  亞瑟王有云: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果受制于人,那錯不在命運,在于自己。

  Uber的自動駕駛同理。

  這匹開創共享出行的超級獨角獸,並非不知道獨立自主发展自動駕駛的重要性。

  這也是卡蘭尼克跟谷歌鬧翻的直接原因。

  那段不得不提的Uber-谷歌舊姻緣,從2013年說起。當時谷歌向Uber投資了2.58億美元,並在2014年Uber新一輪融資中進一步跟投,還派時任CFO兼公司发展高級副總裁大衛·德拉蒙德(David Drummond)還代表谷歌進入Uber董事會,谷歌地圖也專門為Uber提供特別的打折優惠。

  然而蜜月期短暫而迅速,轉折來得驟雨疾風。

  

 

  一邊是卡蘭尼克把谷歌的董事會代表請了出去,另一邊雙方業務也開始展現出沖突,Uber開始講起雄心勃勃的自動駕駛出行故事,谷歌索性在Uber大本營全面上線了出行App Waze。

 

  後來的故事就更知名了。

  谷歌無人車核心工程师萊萬多夫斯基出走,創立Otto,然後Uber天價收購了這家無人車公司。

  緊接著一系列意外之後,雙方圍繞知識產權和商業機密,打響了全球無人車專利糾紛的第一槍。

  當然,也是因為這個訴訟案,竟然讓不少人對Uber发展自動駕駛的前景更看好了。

  一方面是引得全球獨步的Waymo特殊關照,可能有些官司關注點之外的原因;另一方面是Uber在自動駕駛方面的狂飆突進,比如一下子挖空CMU自動駕駛團隊,還有出于被顛覆的背水一戰的危機意識。

  但是,隨著Uber在2017年開始掉入泥潭,一系列問題接踵而至:性騷擾、被抵制、高管團隊去職等負面打擊,公司人心不定。

  自動駕駛研发也屋漏偏逢連夜雨:先是一起事故讓其叫停了自動駕駛測試(後來證實是人類司機方全責),然後又在與Waymo的官司上,不斷陷入被動地位(更多證據被曝光)。

  最後,Uber不僅損失了萊萬多夫斯基,也在泥潭2017中丟掉了創始人及CEO卡蘭尼克。

  曾經一手好牌,最後枯藤老樹。

  

 

  Waymo遙遙領先

 

  而且光從自動駕駛技術而言,Waymo堪稱遙遙領先。

  最近,Waymo高調宣布其在公共道路上的自動駕駛行駛里程已經達到500萬英里,全球獨步。

  上個月,更重磅的消息是Waymo要在今年推出自己的共享出行服務平台,並在該平台上啟用一支全自動駕駛車隊,于亞利桑那州首府鳳凰城,開啟晝夜不停地無人車出租運營。

  另外,全美其他20個城市的測試也將開啟,而且大概率上不會測試一年以上事件了,畢竟鳳凰城的經驗可以參考甚至复制。

  What a 致命一擊!

  

 

  Uber目前還沒有這樣的技術實力,出行網絡的優勢也在不斷損耗。如果算一些慰藉或信號,那好消息是Uber新CEO上任後壕購了2.4萬輛沃爾沃XC90,宣稱將組建一支SUV無人車隊。另外,今年1月還給出了一個“18個月”上路的自動駕駛商用時間表。

 

  然而,技術實力怎麼樣,Uber自己肯定心中有數。

  量子位之前也打聽過,Uber可能會在簡單場景中先推出自動駕駛服務,比如機場到市區之類的,但公開道路開放場景中晝夜不停運營無人出租,Uber現在心有余而力不足。

  所以無人車出租這場仗,除非Uber再有神轉折,否則恐怕早已失掉了戰略主動權。

  這麼一看,出行行業之慘烈,確實讓人不得不心疼Uber——或許也繞不過滴滴。

  方興未艾之時要與監管斗,勢如破竹之時要跟競爭對手廝殺,中間還要遭遇出租車司機、既得利益者抗議。現在,行業格局初定,顛覆者形象出現的Uber滴滴等,卻面臨無人車玩家的邊緣創新和顛覆。

Shenli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